書學網 > 科技 > 正文

保險避債?律師這麼說!法律視角為您揭秘「美國安然公司」經典的避債案例…

2016-08-25 21:19:42

頭條

知識

增員

新聞

第1327期|作者/劉長坤|編發/保險論壇

保險避債功能,一直是很多人關註的話題。上周有粉絲留言:根據2015年3月份,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下發的《關於加強和規范對被執行人擁有的人身保險產品財產利益執行的通知》(下文簡稱「通知」)對保險避債問題提出質疑,今天我們就從律師的角度來看,保險到底怎麼才能避債。浙江高院通知,保險還避債嗎

《通知》規定人身保險可執行的內容並沒有太多新意,隻不過其第二、三、四、五條在要求保險公司配合執行上提供瞭法律依據,這一實踐具有重大意義。之所以會引起如此反響,是因為保險營銷界對法律中關於人身保險「避債」方面的規定普遍存在很多誤會。

人身保險「避債」法律依據

《合同法》第七十三條 因債務人怠於行使其到期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債權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以自己的名義代位行使債務人的債權,但該債權專屬於債務人自身的除外。

《保險法》第二十三條 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幹預保險人履行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義務,也不得限制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險金的權利。

案例:保險「避債」行不行案例:

A借給B 十萬元,已經到期但B 遲遲不還,C又欠B五萬元,而已經到期,但B也不要求C還款。這時就可以用到《合同法》第七十三條, 此時的A可以向法院申請,作為B的代位人, 直接要求C將五萬元還給A;但是,如果B對C的債權是專屬於B自身的,A就不能這樣主張。這就是七十三條的含義。這裡什麼是專屬於債務人自身的債權最為關鍵,《合同法司法解釋一》第十二條就明確瞭人壽保險屬於專屬於債權人自身的債權。那人壽保險能不能「避債」呢?

假設:

A借給B十萬元,已經到期但B遲遲不還,此時B的父親C死亡,留有一份人身保險,保額五萬元,指定受益人為B。那麼A能不能要求B用這五萬元還債呢?

可以!但前提是保險公司已經將賠償金支付給B。但如果B不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那麼根據合同法第七十三條,A 是不能請求代B直接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的。而根據保險法第二十六條規定,B申請理賠的期限是自知道或應當知道保險事故之日起五年之內,所以B能拖延五年。七十三條在「避債」方面的意義是: 債務人可以延遲五年申領保險金,如五年之內債務沒有消滅,理賠金還是無法保全的。同時還需要承擔在這五年期間可能導致保險理賠事故難以認定、保險證據滅失等問題帶來的訴訟風險,甚至喪失理賠金的風險。案例:

A借給B十萬元,已經到期B遲遲不還,B死亡,有一份人壽保險,保額十萬元, 受益人為B的兒子C。那麼A有沒有權利要求十萬元保險理賠金償還自己的債務呢?

不能!但其法律依據並非我們理解的第合同法七十三條,和保險法第二十三條有關系但不大,僅僅是A 無法幹涉保險理賠。

所以C繼承其父B的遺產時,根據《繼承法》第三十三條,如果其遺產不足夠償還其債務,剩餘的債務其子C是不負償還責任的,根據《保險法》四十二條及《最高法批復》的規定,保險理賠金不屬於遺產,顯然不會被追償。

同時,如果C放棄對父親遺產的繼承,根據規定不必承擔其債務,而保險賠償金不屬於遺產,C當然可以全部獲得保險賠償金。這是保險「避債」的一個重要意義。

可以看出,現在大量實際發生的保險避債的判例,和《合同法》七十三條、《保險法》第二十三條其實關系並不大,而是因為《繼承法》第三十三條和《保險法》第四十二條共同作用的結果。「美國安然公司」經典案例

基於我國《保險法》第二十三條:即債務人即便擁有保單,根據二十三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幹預保險人履行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義務,也不得限制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險金的權利。加上國外的一些保險避債的法律法規,有個經典案例被我們描述成:

美國安然公司破產後,幾千公司員工的退休基金在一夜間化為烏有,而夫婦倆因購買瞭年金保險,債權人無法以此為由起訴他們,因此安然老板肯尼斯• 萊夫婦破產後,他們依然可以領取高達90萬美元的年金,其奢華的生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所以很多人就宣稱,保險是不被追債,不被凍結的合同,保險的年金債權人也動不瞭。加入此案例發生在國內,因為年金進入到債務人賬戶中時,就已經是債務人的財產,如此高的保險年金顯然屬於被執行的范圍。真相:一半用於償債

年金保險在美14個州裡有全面的資產保全功能,即債權人甚至法院的判決都無法觸及到債務人在這些州裡購買的年金保險;有26個州規定,債務人的部分年金保險受到法律的保護。如在肯塔基州,每月年金保險金裡僅有350美元受到保護;還有20州的法律對年金保險沒有保護。

肯尼斯·萊夫婦一方面比較幸運,他們所在的德克薩斯州就是年金保險受保護的14個州之一;他們不走運的是,不管是那個州,都有類似下面的規定:如果債務人在購買保險時有欺詐意圖,法律均不予保護。安然債權人追債公司就是以肯尼斯·萊夫婦有欺詐企圖為由,從2003年開始一直與他們打官司, 為安然債主們追債,其中就包括要求他們用2000年購買的年金抵債。2011年6月,最後經過調解,雙方同意,這些年金的一半歸萊夫人所有(因為這屬於萊夫人個人收入購買的,與公司無關),另一半用於償債(丈夫惡意避債, 當然被追償)。這才是故事的結局。《浙江高法通知》有法律爭議

關於《浙江高法通知》第五條要求保險公司配合強制解除保險合同的規定,筆者認為是不妥的,為此特意向兩位國內比較權威的兩位傳承律師求證,得到瞭肯定的答案。分析如下:

如果債務人在明知資不抵債,無法償還的情況下,購買保險合同進行惡意避債,按照合同法的規定,債權人有權要求法院撤銷其購買保險合同的行為。但如果保險合同是成立在債務發生之前, 保險合同和債務產生的合同屬於兩個平等且合法的合同,保險合同顯然不可能被撤銷,但能不能被強制解除,筆者查閱瞭一些法律條文供參考,但暫時沒有找到依據。變更投保人能避免被執行嗎

因為保單為投保人持有,而投保人的變更隻需要原投保人、變更後的投保人同意,就可以申請投保人變更。變更後保單所有權轉移,是不是就無法被執行呢?那麼根據合同法第七十四條,債權人可以以該行為損害其利益為由申請法院認定該變更投保人行為無效。同時,《浙江高院通知》中也規定瞭保險公司有義務配合法院凍結保單。

可以看出,《保險法》第二十三條對保單合同的保護是非常有限的,特別是保險中的現金價值、年金、分紅等,是很難對抗債務追償的。保險避債不是一句話保險作為一種資產保全工具,是具備一定的對抗債務能力的,但是並不是買瞭保單就可以完全實現,而應該根據客戶的具體情況,通過對保險險種的選擇,保單投保人、被保險人、受益人身份的安排設計,保險合同所在司法管轄區的安排,結合其他的輔助安排,才有可能真正為客戶提供比較有效的資產保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