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運動 > 正文

時隔十二年,為什麼中國女排能獲冠軍?

2016-08-25 20:35:30

總有人問為什麼郎平可以把一支年輕的隊伍帶到如此高度?為什麼如此的多人喜歡郎平?她到底有何神奇?

如果你把這個提問拋給女排隊員們,她們會告訴你:因為郎媽媽的決策總是對的。

如果你把這個提問拋給那些常年跟隊的記者,他們會告訴你:郎指導的謙和與果敢讓人天然會喜歡她。

如果你把這個提問拋給排管中心的官員,他們會沖郎平的業務能力豎起大拇指。

如果你問郎平自己,或許她會和你講下面一些小故事:

  這是一份關於她和中國女排持續瞭30年的長情,經歷過喜悅、榮耀,也相伴著最低谷出生入死。

  1984年,中國女排首次獲得奧運金牌。

  「女排精神不是贏得冠軍,而是有時候知道不會贏,也竭盡全力。是你一路雖走得搖搖晃晃,但站起來抖抖身上的塵土,依舊眼中堅定。」

  這是郎平對「女排精神」的註解。

  郎平就是這樣,剛毅果斷、卻也審時度勢,雖然成長在集體和體制中,但她卻是中國最早有獨立意識的職業體育人。

  郎平在生活中其實很活潑。1985年退役進入北師大攻讀英語,1987年帶著幾百美元赴美留學,取得體育管理系現代化專業碩士研究生學位,繼而在海外打球任教,郎平選擇的是那個年代中國運動員少有的人生軌跡。

  在美國,郎平為瞭生活隻能在大學擔任助教,哄著一批孩子練排球。她說自己午飯舍不得到學校食堂吃,連麥當勞都不敢吃一頓。她自己做三明治來果腹,買些西紅柿、白菜、面包,就能解決一個星期的夥食費。

  郎指導說,她看到三明治就想吐。

  海外生活的艱辛讓郎平做出瞭一個決定:第一次為錢打球。

  在意大利,退役多年的郎平第一天訓練就出現肌肉拉傷的情況,隨後她右膝關節磨損嚴重,被醫生要求傷停一個月。

  但是由於郎平的缺陣,球隊四戰全部失利,隻能吃由朋友從美國郵寄的止疼片硬撐,軟骨碎片遊走於關節內卻又卡在骨縫,刺激骨膜出水導致膝蓋腫脹嚴重,隻能讓隊醫不停地抽出積液堅持。

郎平擁抱隊友。

回歸,跟著自己的隻有兩個行李箱

  郎平識時務,她能隨機應變,遵從她自己內心:不從政,出國留學。但當祖國召喚,她能放棄一切。

  彼時郎平有穩定的工作合同,有不滿兩歲的女兒,在美國買瞭房子和車子,回國執教意味著這一切都要割舍,但她沒有太多猶豫。

  「郎平,祖國真的需要你。」這是當時球類司司長給郎平電傳中的一句話,按照郎平的說法,正是這一句話讓自己下定瞭決心。

  「國傢需要你的時候,你不能無動於衷。」當郎平收拾停當,發現跟著自己的隻有兩個行李箱,但就像當初為國效力一般,郎平又一次的義無反顧。

  回國後,郎平拿著微薄的薪水,這點錢連一個月給女兒打越洋電話都不夠。但就像她說的:「執教中國女排我從未後悔過。」

  裡約奧運前再度出山,郎平心中的執念一如既往。

郎平親自示范動作。

  郎平的剛毅果決,更體現在她的專業精神上。

  「不要因為我們贏瞭一場就談女排精神,也要看到我們努力的過程。女排精神一直在,單靠精神不能贏球,還必須技術過硬。」這是郎平的話,技術過硬,是「鐵榔頭」的硬道理。

  2013年回歸國傢隊,郎平創建瞭一個新模式——大國傢隊。

  2013年,郎平先後組織四期集訓,調動隊員超過30人。2014年,郎傢軍大名單多達27人。2015年,世界杯郎平仍然給出瞭26人的集訓名單。隻要表現出色,無論年紀,國傢隊大門都向你敞開。

  對於年輕隊員,急需國際比賽歷練。郎平率隊參加瞭瑞士精英賽、大獎賽、亞運會、U23世錦賽等一系列的國際大賽,年輕人不斷成長。

  而當徐雲麗、魏秋月、惠若琪連續遭遇傷病時,郎平在2013年發現瞭朱婷,2014年重點栽培袁心玥,2015年中國女排終於在周蘇紅之後,迎來瞭接應張常寧。

  尤其是2014年,由於人才儲備充分,中國隊得以順利完成世錦賽和亞洲杯亞運會雙線作戰的任務。以往靠七八個球員打天下的格局,如今被人人都能比賽所取代。

2015年9月6日,中國女排世界杯奪冠。

  在以往刻苦訓練、頑強拼搏的基礎上,郎平將國際化、專業化的團隊合作形式和科學訓練的理念引入。

  無論是賴亞文、安傢傑等教練班子的組建,還是由Rett,Reg、Brittni和Dr Ho四個美國人組成體能訓練+傷病康復的小團隊,都對過去陳舊訓練和康復理念進行瞭顛覆。

  比如康復師就位之後,女排隊員蹲杠鈴等損害膝蓋的練習被廢除,取而代之的是全面的體能指標,和根據這個基礎上對隊員實際情況的私人定制體能和訓練計劃。

  「中國隊還太年輕,欠缺奧運經驗,郎平帶成這樣,已經竭盡全力瞭。」這是魏繼中老人給出的評價。

  高情商的郎平在訓練嚴格的同時,做到瞭對隊員人性化的生活管理。在郎平隊伍中,所謂的22條軍規已經不見瞭,取而代之的是隊員們可以愛美,網購、遊戲和電視劇等。

  郎平對於隊員生日,傷病,甚至假期,都會給予關懷,正是這種母親般的溫暖和知遇之恩,才讓這些90後的孩子們升騰出無以比擬的殺氣和拼搏意志。

  盡管眼眸深處時常帶著疲憊,但隻要眼光望向球場,「鐵榔頭」永遠不會因時間而改變。

郎平和助教賴亞文。

郎平為瞭中國女排的成績可謂傾盡瞭全力,幾乎24小時不停歇地工作,甚至半夜一點睡下之後都會爬起來研究比賽錄像。

高強度的工作壓力和病痛的折磨讓「鐵榔頭」心力交瘁,1999年之前,包括在亞特蘭大奧運會期間,郎平昏厥瞭好幾次,不到四十歲的她身體已幾近崩潰,加上女兒已經入青春期,正是最需要母親的時刻,出於種種考慮,郎平辭去瞭中國女排的帥位。在中國女排任上主動辭職的,郎平是第一人。

1996年8月3日,中國女排在第26屆亞特蘭大奧運會女排決賽中,以1比3負於古巴隊,獲得亞軍。比賽結束後,主教練郎平向觀眾致意。

醫生在給郎平做手術時,發現她的膝蓋已經老化到70歲的水平。

「女兒向我跑來時,我不敢抱她,我怕抱不動她。」 這是昔日的世界第一主攻手發出的無奈感嘆。

郎平懷抱年幼的女兒

2013年,國際排聯公佈的世界排名,中國僅列第五位。倫敦奧運會未能躋身四強,更是令國人扼腕嘆息。

很多人把這時的女排形容成一塊「燙手山芋」,無數人勸她,不要去接。

「接!為何不接!三十年前我可以,三十年後依然沒問題!」在女排最危難的關頭,郎平再次選擇瞭挺身而出。她看起來依然霸氣,隻是額頭上略微松弛的皮膚,以及眼眸深處偶然顯露的疲憊,才能讓我們想起,郎平,已經不再年輕瞭。

重新出山的路,並不好走。用郎平自己的感受來形容,第一節訓練課下來像跳進瞭一個火坑。她也許在接手前想過女排今非昔比,可她卻沒有想到,原來,女排可以這麼差。沒有基本功沒有心理素質,沒有防守沒有移動也沒有串聯,亞錦賽三十八年的最差戰績,女排榮光的大廈在這一刻仿佛就要傾倒。

「好吧,你們現在有多差,以後就會有多出色!」郎平大手一揮,指向旁邊的訓練館。十八米長九米寬的場地就此成瞭煉獄場,郎平冷酷的將手背在後面,仿佛看到瞭三十年的自己。沒有人知道她們花瞭多少時間修煉內功,隻知道中國女排,好像,慢慢回來瞭。

是的,郎平上演瞭王者歸來。

2014年世錦賽,亞軍;

2015年亞錦賽,冠軍;

2015年女排世界杯,冠軍!

距離上次中國女排雅典奪冠,已經整整過去瞭11年。距離1986年奪冠,整整過去瞭19年。將近20年之後,郎平重新品嘗到瞭冠軍的味道。這也是她執教生涯以來的第一座世界冠軍獎杯。

所以,這次的裡約奧運會,在中國女排戰勝巴西之後,郎平也哭瞭。

這裡的哽咽一言難盡。

2009年世界女排大獎賽,險勝中國女排的巴西主帥吉馬良斯突然高舉雙拳,充滿挑釁地沖著中國隊的教練席大喊,那一幕讓很多人至今仍銘記在心。

32年前郎平作為中國女排隊員贏得奧運冠軍;32年後,作為主教練再一次率隊奪冠。


感謝郎平! 又讓我們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