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運動 > 正文

12年臥薪嘗膽,一朝重回巔峰!80年代的女排精神今日意義何在?

2016-08-25 20:32:06


作者:已經炸裂成西瓜汁的西瓜

金牌!相隔12年的金牌!北京時間8月21日,中國女排在決賽3:1力克塞爾維亞,時隔12年重回世界巔峰。

(外媒也是一片贊美)

如果說中國乒乓球隊是武俠小說裡孤勇無謂一身白衣獨孤求敗的英雄少年。那中國女排就代表瞭柳條一般堅韌的溫柔,即不過分張揚,但若有一戰,絕不後退!


可是中國女排這次奪冠,來路卻十分艱辛...首戰爆冷輸荷蘭,小組賽又以2勝3負的成績排名第4,艱難挺進下一輪。如此尷尬的成績,讓這隻平均年齡還不到25歲的中國女排提前遭遇現世界排名第一,劍指衛冕的巴西女排...

8月17日,巔峰對戰提前上演,在幾乎一邊倒認為中國女排奧運之旅即將在巴西女將的重扣下提前結束時,中國女排鏖戰5局頂著全場巴西觀眾的噓聲,最終以一個3:2將巴西女排拉下神壇!半決賽再遇荷蘭,中國隊的小姑娘們打的酣暢淋漓,終於闊別12年再進奧運決賽!

可以被打敗卻從未被擊倒,一路雖然踉踉蹌蹌跌跌撞撞,但仍然目光堅毅一路堅持!這就是中國女排的錚錚傲骨,鐵血風霜!

面對塞爾維亞,又一個曾在小組賽擊敗過自己的對手。女排姑娘們不屈不撓,最終3:1拿下比賽,時隔12年再度奪冠!

有毒的裡約奧運,姑娘們不輕言放棄


其實,裡約奧運已經接近尾聲,中國代表團在本屆奧運會的表現並不出色,剩下的比賽,中國已經沒有強有力的爭金點,被英國壓在第三的局面也基本無法逆襲。

體操、射擊、舉重、羽毛球等傳統優勢項目表現不如預期,排除「身殘志堅」依然「堅守」在裁判席的裁判們的幹擾因素。陳欣怡的尿檢呈陽性事件,霍頓與中國網友的口水戰,都讓中國奧運代表團的裡約之行走的十分憋屈。

裡約奧運,巴西作為東道主,無所不用其極,在打分項目給中國隊狂轟亂炸一般的「低分打壓」。那些需要看眼科、腦科、神經科的裁判們,可以剝奪中國隊的舉重金牌,可以在拳擊賽場上睜眼瞎的舉起對方的手,可以讓原本跑進決賽的中國女子接力隊又被踢出來...




但另一方面,這屆中國奧運選手又是幸運的,國內觀眾與媒體不再唯金牌論,也能夠以一個平和的狀態面對比賽結果。

可是這就意味著中國不需要金牌瞭嗎?菌菌認為並不是這樣。在這個夏天,中國隊收獲最大的如果隻是傅園慧的表情包,男乒隊的基情cp,寧澤濤大白楊的美好肉體,還有中國女子跳水隊漫天撒的狗糧,菌菌覺得這應該是一種遺憾。

中國奧運代表團太需要一枚強有力地金牌來證明自己,於是中國女排攜狂卷之勢傲氣而來!




「生而為泥塵
頑石一胎滄海托身
四尺齊天猢猻
落地稱聖可知何為聖
是毛長骨橫
笑三界因果誰定論
凌霄殿幾重門
披甲提棒等閑王侯自任」

-------------by 七世有幸

這塊金牌的含義不僅僅隻是一場競技勝利。面對開局不利的場面,面對占盡天時、地理、人和的東道主巴西隊,這些花季年華的女孩們,本應該是最美好最溫柔的時刻,她們卻拼死殺出一條血路!團結、頑強、不屈不撓,口號式的語句在她們身上有瞭最鮮活的體現!


就像中國女排的隊歌「陽光總在風雨後」所唱的,這些姑娘們好似一朵風雨裡的花朵,極盡溫柔與美好但一身傲骨卻也能風雨獨立。

女排精神已經成為上個年代的過氣名詞瞭嗎?

不知道為什麼,說到中國女排總有一種「淚目」的沖動。她們的身軀裡所蘊含的力量也許正是菌菌這種在電腦前長大的一代所缺少的。想當年2004年雅典奧運會,中國女排力克美國、古巴等強敵。決賽中俄大戰,女排先失兩局,面對困境,姑娘們絕地反擊逆襲奪金,20年後再次登上冠軍領獎臺。

那是菌菌對於女排最初的記憶...在那個潮濕悶熱的夏夜,一個小小的菌菌緊張的拽著衣角,女排奪冠瞬間,一下淚目...

不知為何,這些個看似柔弱的姑娘組成一個集體,站在球網前總有一股隱忍期待爆發的力量。


這個時代,屬於張繼科馬龍,屬於傅園慧寧澤濤孫楊,屬於那些走下神壇被網友作成表情包的運動員們,同樣也屬於女排的這些姑娘。一路走來,那個產生在上世紀80年代的女排精神,那個打不死,沖不垮,壓不倒的女排精神,在今朝又重新明亮起來。

女排精神,到底是什麼精神?她不像中國跳水隊、乒乓球隊,一直統領獨孤求敗。女排一路走來從未平順,每次奪冠都是咬著牙拼下來的。可正是這種在逆境與艱難面前,一路堅持下來的精神才終成就瞭中國女排的隊魂,成就瞭中國女排精神。

女排精神產生於上世紀80年代,可以說是那個年代的時代產物。放在當下這個光怪陸離的社會,似乎有些過時。

習慣捧著手機」葛優躺」,成長在這個選擇多元,信息爆炸,情懷已經成為過去式社會下的孩子們,不明白那個時代是自然的。

他們無法理解,當時的中國男排僅僅獲得一個世界大賽的參賽名額,就可以激起全國同年齡段青年熱情地呼喊「團結起來,振興中華!」

他們也不明白,一個球隊的勝利可以激發全社會向其學習的熱情。也不明白那些雪花般的賀信,學習信、致敬信紛至沓來,僅僅是因為一隻女子球隊獲得的勝利。



沉迷於互聯網世界孩子們,這些激昂的歷史在他們眼中不過是一場過時的表演。可是在他們父輩甚至祖輩的眼中,那些都是真實存在激勵自己前進的往事。經過30年,強大的中國已經不需要一塊奧運金牌來證明自己的地位,一隻球隊的勝利改變的可能隻是奧運獎牌榜中的一個數字。

可是對於那個年代的人來說,那正是自己最初最激昂的記憶,正是激發自己貧弱的國傢慢慢蘇醒慢慢振興的最初的號角。


女排精神的傳承人——郎平

帶領中國女排時隔12年再次登頂,主教練郎平一朝封神。可是在看過瞭她的輝煌與激動的淚水時,又有何人還記得她曾經的困頓與艱難。



曾經帶領中國隊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奪得冠軍,之後實現女排「五連冠」的功臣,卻沒有選擇大部分隊友選擇的「仕途之路」。


在隊友陸陸續續成為體育系統高官之後,這位「鐵榔頭」僅僅揣著150美金背起行囊遠走美國,在美國新墨西哥大學成為瞭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學生。



為瞭解決生活問題,郎平再一次站上排球賽場,遠赴意大利打球。球員生涯,讓郎平滿身傷痛,她有腰椎間盤突出,不能長期站立。腿也動過好幾次手術。



學成的郎平,選擇成為一名排球教練,並陸續在意大利和美國執教。

對於中國排球,郎平卻一直放不下。兩次回國執教都是臨危受命義不容辭。

一次是1995年,郎平帶領正值低谷的中國女排一掃陰霾,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奪得銀牌,1998年拿下世錦賽冠軍。而在亞特蘭大奧運會上,郎平卻因為操勞過度昏倒在賽場上...

1999年因為身體和傢庭的原因,郎平辭去瞭中國女排主教練一職。

可是融化在血液裡的東西,怎麼能輕易遺忘。

2013年,郎平再次臨危受命,接過中國女排帥印,指導起「心理素質和基本功都很差」的新一代女排隊員。

郎平愛哭,輸球瞭哭,贏球瞭也哭...這恰好證明瞭郎平至情至純的性格。不禁讓人想起她當年出走美國的隱情。據她在自傳中所述,當時湖南郴州訓練基地的官員請求郎平一起去國傢經委,以改善運動員訓練環境為名申請經費。郎平信以為真,一同前去。不料這筆款項被當地官員挪為他用。郎平不幸背瞭黑鍋,被國傢中紀委請去「喝茶」,還被國傢體委要求寫檢查反省自己的行為。

當時還不滿30歲的郎平突然意識到,適合自己的,值得自己為此付出餘生的隻有排球。流水的隊員,鐵打的郎平。一代代中國女排運動員換瞭又換,女排起起伏伏,隻有郎平還不忘初心,始終堅守。隻有至純之人,方能登頂!



30年的風風雨雨,輝煌時,她是全國模仿的精神領袖;失意出走他國,她被人斥為「賣國賊」。歷經坎坷,如今站在我們面前的是無畏前路不懼後險的郎教練!
女排精神不應該被摒棄,但也不應該成為牢籠與枷鎖

30年已過,我們離當初那個 積貧積弱的年代已經相隔太遠。我們已經不需要用奧運金牌的多少來證明自己的強大。當年的女排精神,如今再看是否已經顯得有些過時?是否已經成為上一代人的記憶?菌菌覺得不是。「為國爭光、無私奉獻、科學求實、遵紀遵法、團結友好、堅強拼搏」 它也許已有些許改變,但是從未遠去。

隻是在當今社會,它被賦予瞭新時代的意義。

郎平不僅僅隻是一位鐵血教練,對於隊員們來說,她更多的是一位「慈愛的媽媽」。





如今,作為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前進與強大已經不僅僅隻需要強大的精神力,她需要的還有很多。就像女排需要的不僅僅是「鐵腕」的訓練,對於隊員們來說更重要的是郎平教練媽媽一樣的關懷與溫暖。

中國女排贏瞭!時隔12年再次登上巔峰!如今在微博、朋友圈被來回「刷屏」的「女排精神」在此刻被賦予新的意義。

女排精神不能拋棄,不能摒棄,不能像老太太的裹腳佈一樣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它需要被賦予新的意義,與專業精神、人文精神一樣,在今朝展現出新的精彩!

就像郎平教練賽後所說「不要因為我們贏瞭一場球賽就談女排精神,也要看到我們努力的過程。女排精神一直在,單靠精神不能贏球,還須技術過硬!」



除瞭回憶,除瞭喊口號,讓體育在精神力的指導下,面對對手面對苦難,不屈不撓;用過硬的專業技術與精益求精的精神引領下達到巔峰,這才是後裡約時代,女排應該繼續堅持的,也正是這個國傢所需要的。

最後以一句郎平在自傳「激情歲月」裡的話作為結束吧:「這段八年的海外生活經歷,歷練瞭我的心智,我已經把自己這個世界‘冠軍’一腳一腳地踩在地上瞭,踩的很踏實。」


ref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6735/19238129.htm
圖片來自網絡


德國1周裡的4起恐襲…人人罵默克爾聖母婊,但去年道德綁架她的也是這些人啊

尿性的法國Pokemon Go終於開服瞭,看,這個世界正在被遊戲改變耶

幸好連體泳衣被封殺,我們才能在裡約遊泳池中見到這幫美好肉體

喂是普京嗎?你的俄羅斯特工們開豪車招搖過市暴露身份瞭

令留學生聞風喪膽的英國女首相,到底都幹瞭些什麼

新歐洲專稿,未經授權謝絕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