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社會 > 正文

170/171號段緣何成為花季少女殞命悲劇幫兇

2016-08-25 18:43:22

法制晚報訊(文/熊穎琪)如果沒有這場意外,18歲的山東臨沂女孩徐玉玉應該和很多同齡人一樣,開始自己的大學生活。但一個詐騙電話,讓這一切戛然而止。

今年,徐玉玉通過高考被南京郵電大學錄取,並且有教育部門已跟她確認,可以為傢境並不富裕的她發放助學金。但就在她剛剛確認可獲助學金消息後沒兩天,就接到一個171開頭的陌生電話,稱要把2000多元助學金發給她。隨後,在騙子一步步的指引下,這個單純的姑娘把已經準備好的9900元學費匯給瞭對方。在知道受騙後,她在報案回傢的路上突然暈厥,不治身亡。目前,當地警方正在對該案進行偵破中。

徐玉玉一案瞬間在輿論場引起風暴,「電信詐騙」這個多年來人人喊打的社會問題,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而此事中還涉及到歸屬虛擬運營商的170/171號段,這更讓人們對電信行業的規則和監管再次提出質疑。

虛擬運營商的出現 本意為激活市場

也許很多消費者並不知道,170/171號段與其他號段有什麼區別。其實它們屬於「虛擬運營商」。

在過往的幾十年裡,中國移動通信領域一直是移動、聯通、電信三分天下的格局,其行業壟斷的地位、陳舊的收費體系、僵化的服務理念一直被吐槽。為瞭打破舊有市場局面,2013年底,工信部正式下發瞭第一批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牌照,這便是170號段的由來。

顯而易見,工信部開放虛擬運營商的本意是為盤活市場,形成競爭格局,讓僵化的通信市場重新釋放活力。所以,這項改革一落地就迅速吸引瞭資本市場高度關註。經過激烈的市場角逐,19傢民營企業獲得瞭第一批虛擬運營商牌照。法制晚報言字旁(微信ID:yan_zi_pang)小編特意查閱瞭資料,發現從渠道派到互聯網幫,從終端商到金融行業,不少大佬級公司都試圖加入虛擬運營商領域來分一杯羹。

雖說虛擬運營商使用的網絡仍需通過原有三大運營商來租賃和分享,但它們當初承諾的專業化服務發展方向著實令人怦然心動。例如,阿裡巴巴等電商派意在獲取移動平臺入口,完善O2O生態;小米等智能終端廠商圖謀借此機會完成從單純提供硬件向軟硬一體看齊的轉型;如何提供便利的基於移動設備的支付和金融服務是銀行或保險公司的著眼點。

國傢從政策層面給予的扶持更是看得見摸得著,自第一批牌照發放後,2015年8月,工信部審批通過瞭虛擬運營商使用171新號段,以充分解決虛擬運營商發展當中碼號資源問題,實現按需分配。這同樣被業界廣泛認定為虛擬運營商有一大發展的又一利好。

經營者不上心 反被騙子鉆瞭空子

故事若照人們所設想的發展,電信領域本該出現百花齊放的苗頭,虛擬運營商可真正實現其「鯰魚」的價值,帶動整個產業的升級。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好好的電信虛擬號段正被運營商親手毀掉。本月稍早,工信部網絡安全管理局公佈瞭7月對虛擬運營商新入網電話用戶實名登記工作暗訪結果。在本次暗訪的26傢轉售企業的109個營銷網點中,37個網點存在違規行為,違規占比超三成。170/171號段成為電信詐騙的「重災區」。

事情走向與預期完全相反的方向原因有三:首先,虛擬運營商為瞭開拓市場,一般會提供較為優惠的資費,所以往往為詐騙分子用來跨境、跨區域撥打長途電話使用;其次,170/171號段在推廣之初,弱化瞭實名制登記制度的執行,這也深得電信詐騙分子喜愛,但也給警方查處增大瞭難度;最後,虛擬運營商雖然拿到瞭170/171這兩個號段,但流量、語音等業務都是從三大運營商處批發來的,他們的通信業務和用戶與其主業相比差距較大,所以運營商自身對此類業務的重視和管理也相對較弱。

算起來,從170號段投入使用到現在,也不過就是兩三年的時間,但170/171號段的名聲已經「臭」瞭。結果,新入網用戶不願選擇170/171號段,很多手機用戶在看到這兩個號段打來的電話或發來的短信時,第一個反應也是「騙子」。

另一方面,虛擬運營商的日子也不好過。由中國移動轉售的虛擬運營商試驗牌照已於去年底已到期,受到實名制落實不到位及屢屢違規影響,商用牌照難產。同時,虛擬運營商旗下的非實名用戶增長的水分得到擠壓。目前超過100萬用戶的虛擬運營商僅有7傢。

170/171號段詐騙數據驚人 想繼續運營必須重獲市場信任

根據騰訊安全雲庫發佈的分析數據顯示,在其所收集的1492034個惡意號碼中,僅170號碼就有129443個,惡意號碼占比率達到瞭8.6%。換句話說,平均不到12個惡意號碼中就有一個170開頭的惡意號碼;其中,「1705」號段的惡意短信占比最高,抽取的1000條短信中惡意短信達到99.2%。而2016年最新的數據顯示,詐騙號碼從170號段轉移到171號段,詐騙短信暴增影響476萬用戶,顯現出持續較大增幅。

另據媒體報道,據不完全統計,杭州市公安局反電信詐騙中心在所攔截的疑似詐騙號碼中,170/171號段約占5%;溫州市反詐騙中心成立以來,接到報案的3000多起電話詐騙中,170號段占三分之一以上;今年以來,深圳市共發生涉及170號段的詐騙案件800餘宗,市民被騙超過1100萬元。

針對170/171號段亂象,管理者已經意識到亡羊補牢的重要性。工信部表示,接下來他們將對虛擬運營商的實名制登記落實方面,將會加大處罰,除瞭要求責令整改,如果嚴重,將會限制其發展用戶、停止擴大試點范圍等。

要想中止170/171號段的亂象,首要的就是重新梳理虛擬運營商業務,在不能做到完善管理、嚴格執行相關法律法規的情況下,寧願先將其關停,將現有用戶該清理的就果斷清理,對於符合實名制要求的用戶,也可暫時轉移到傳統運營商旗下,待虛擬運營商真正願意遵守市場規則並拿出實際舉措後,再把市場交還給他們。如果他們不能下真功夫以重獲市場信任,那就不要提「推動通信行業市場化」的事兒瞭。

個人信息「裸奔」 成電話詐騙幫兇

在徐玉玉事件中,還有人關註到另一個重點--電話詐騙能夠得手的前提條件之一就是個人信息的泄漏。

事實上,在大數據時代,個人信息「裸奔」令電話詐騙實現瞭更精準的鎖定,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瞭其成功概率。

據《21世紀經濟報道》稱,與徐玉玉被騙事實同樣存在的現狀是,大中小學數據倒賣現象嚴重;在數據黑色產業鏈中,電商、銀行、股市、車輛交易等數據應有盡有。

顯然,在打擊電信詐騙的同時,我們還應對他們的幫兇--信息泄露的源頭實現精準打擊,從而令我們的人身財產安全多一重保障。

而對於每一個公民自己,我們應該時刻保持警醒。以即將踏入高校的大學新生而言,在經歷瞭高考輔導班、考試報名、填報志願,甚至郵寄包裹等環節,我們的個人信息實際上已經在不小的范圍進行擴散,很難保證哪一個環節不會出現疏漏。

這就要求剛剛成年的青年們能夠擦亮眼睛,明辨外界所反饋回來的一切信息,保護好自身安全。同時學校也可以為即將到來瞭新同學們提個醒兒:現在,我們在一些淘寶店或當當網購物後,會收到店傢或平臺發來短信提醒消費者,他們不會以未收到款、支付寶故障等原因要求消費者進行退款、重新付款等操作,如果消費者收到類似信息不要理會,因為對方一定是騙子。同理,學校在錄取通知書上,也可以對新生盡到提醒義務,如學雜費的交納、助學金的發放途徑,都應該是唯一的,如有其他人打電話發短信,無論號碼是哪個號段,都不要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