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軍事 > 正文

保健醫生憶高崗自殺:我們搶救已經沒有意義瞭

2016-08-25 15:21:30

x點擊按住視頻可拖動【相關視頻】伯父毛澤東帶我父親看眼疾

核心提示:我和計蘇華下車就直奔高崗的臥室。到現場一看,高崗已經死亡,再進行任何搶救已沒有意義和必要瞭,所以盡管我們帶來瞭洗胃設備,卻沒有派上用場。頃刻間,蘇聯專傢也趕到瞭,我印象中當時到高崗傢的蘇聯專傢是白祖比克。蘇聯專傢到來後,才把高崗的身體翻瞭過來。在翻轉的時候,我們發現床上有一顆膠囊,大概是高崗在吞咽時散落到旁邊的。通過這顆膠囊,現場的醫生們才得出高崗是吞服瞭安眠藥的判斷。

高崗 資料圖

本文摘自:人民網,作者:力伯畏/口述、王凡/整理,原題為:任弼時、高崗去世的現場目擊,節選

20世紀50年代,有幾位開國元勛住在北京東城東交民巷,其中有一位曾在中國共產黨內風頭甚健的人物,他就是1953年趾高氣揚地進京出任「經濟內閣」首輔的高崗。高崗來到北京後,他的醫療保健就歸中央保健工作委員會管,我就直接負責過他的保健工作,而且他自殺的時候,我是最早得知消息,也是最早到現場的醫生。>>高崗在西北出手狠辣:撿起一磚猛擊 拍死叛匪首領

我後來才知道高崗自殺瞭兩次,第一次他用手槍自殺未遂,第二次是吞安眠藥。他第一次用手槍自殺的事,我們當時並不知道,我到現場是他吞食安眠藥那次。此前他在黨內受到批評的事我們一點都不知道,所以我們對現場看到的情景,感到很意外。

高崗在黨內受到批評,根源於他個人權力欲望的日趨膨脹,以及由他挑起的黨內一系列紛爭。1954年2月,中共中央召開七屆四中全會,對高、饒分裂活動進行瞭嚴肅的批判,同時希望他們深刻檢討,改正錯誤。但高崗執迷不悟,於2月17日以自殺抗拒黨的批判挽救。由於身邊工作人員的警惕和奮力阻止,奪下瞭高崗手中的槍,其自殺未遂,繼而受到黨內更深入的揭發批判。>>毛澤東:高崗,你是不是想當東宮太子啊?

1954年春,中央保健局成立。8月17日那一天,正好趕上我在中央保健局的辦公室值班。大約9點前後,辦公室人員突然接到高崗身邊工作人員打來的電話,急著要找傅連。但當時傅外出瞭,我就接聽瞭電話。電話的另一端當時並沒有詳細講清楚高崗的情況,隻是說高崗出事瞭,不省人事,可究竟怎麼引起的,他們說不清楚,所以請中央保健局的醫務人員迅速趕到現場。

我從電話中感到問題可能比較嚴重,但我根本無法預料我曾經的保健對象發生瞭什麼事情。雖然,從高崗受到黨內批評到第一次自殺未遂,到這次來電話,已經持續瞭相當一段時間瞭,但對高、饒的揭發批判,始終是在黨內高層進行的,一點也未向廣大中共普通黨員及中、基層幹部們透露。

  • 高崗自殺前給毛澤東寫血書 曾經欲拉下劉少奇
  • 高崗自殺前給毛澤東寫血書 曾經欲拉下劉少奇
  • 高崗自殺前給毛澤東寫血書 曾經欲拉下劉少奇
  • 高崗自殺前給毛澤東寫血書 曾經欲拉下劉少奇
  • 高崗自殺前給毛澤東寫血書 曾經欲拉下劉少奇
  • 高崗自殺前給毛澤東寫血書 曾經欲拉下劉少奇
  • 高崗自殺前給毛澤東寫血書 曾經欲拉下劉少奇
  • 高崗自殺前給毛澤東寫血書 曾經欲拉下劉少奇

    畢竟,我們的服務對象是黨和國傢的高級領導人,故而還是能先於一般幹部和黨員耳聞一些比較可靠的消息,得知高、饒可能出瞭什麼問題。但不該問的不問,一直是我們必須恪守的規范,所以我們對高崗到底為什麼受到批評,他的問題有多嚴重,具體情節,從未深問,也不清楚。而且隻要我們沒有接到關於把某某人從中央保健局保健對象名單上劃掉的通知,就依然要像以往一樣,對其提供醫療保健服務。

    正是基於得悉點滴風聞、又不全然清晰的狀態,我聽到來自高崗身邊工作人員的告急電話,第一反應是不能自己單獨前往,而必須再叫上一位壓得住陣的醫療專傢一起去現場。我隨即撥通瞭當時北京醫院院長計蘇華的電話說:「高崗那裡出事瞭,要我們去人。我們這邊的車一會兒就到,接您一起去高崗傢。」也許計蘇華也聽說瞭有關的情況,因此他準備瞭一套洗胃的設備。

    給計蘇華打完電話,我又給在京的蘇聯醫療專傢打瞭電話,請他們也盡快趕到高崗傢。按規定,凡是重要領導人身體出瞭問題,在中央保健局佈置搶救的同時,都通知蘇聯專傢到場,以便有問題及時咨詢請教。兩個電話打完後,我從衛生部要瞭一輛車,從弓弦胡同出發。我們的車先開到北京醫院,接上計蘇華,並把洗胃設備搬到車上。隨後,就朝東交民巷8號院疾駛而去。

    北京醫院距離東交民巷並不遠,很快就到瞭。我和計蘇華下車就直奔高崗的臥室。到現場一看,高崗已經死亡,再進行任何搶救已沒有意義和必要瞭,所以盡管我們帶來瞭洗胃設備,卻沒有派上用場。

    頃刻間,蘇聯專傢也趕到瞭,我印象中當時到高崗傢的蘇聯專傢是白祖比克。蘇聯專傢到來後,才把高崗的身體翻瞭過來。在翻轉的時候,我們發現床上有一顆膠囊,大概是高崗在吞咽時散落到旁邊的。通過這顆膠囊,現場的醫生們才得出高崗是吞服瞭安眠藥的判斷。

    按以往的規定,高崗的秘書隨即通過電話向中央辦公廳同時也向中央保健委員會的負責人做瞭有關情況的匯報。在我印象中,後來好像當時公安部保衛方面的蘇聯專傢也來到瞭現場。

    高崗雖於1954年8月17日吞服安眠藥自殺身亡,但中共中央直到1955年3月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時,才由鄧小平代表中央作瞭《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報告》,並於會上通過瞭《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決議》。我也是到瞭此刻,才比較清楚地知道高崗究竟出瞭什麼的問題。>>高崗自殺前給毛澤東寫瞭一封帶血的信

    【延伸閱讀】

    毛澤東曾警告高崗:劉少奇不是你能「扳倒」的

    饒漱石領導的一場漂亮的"以特反特"潛伏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