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生活 > 正文

我的男上司騙瞭我的愛情,卻成全瞭我的一生

2016-08-25 20:37:02


卓氏帝國集團。

「總裁。」莫宇走進辦公室,走到站立在落地窗前的男子身後。

辦公室位於六十八樓,如此高度,讓立在窗前的男子,可以俯視著這個城市。

男子單手插在口袋,一手端拿著酒杯,優雅中帶著不羈。深邃的眼底,凝望著窗外:「如何。」卓凌川輕輕搖動著手中的酒杯,語氣不甘中帶著平靜,仿佛已經知道瞭答案。

「目前隻查到,當初的那個女人,很有可能跟醫院裡的一名女醫生有關。隻是,那名女醫生在三年前已經離職出國深造。消息稱,她將在近期回國。」莫宇看著手中的資料,眉頭再一次深鎖。

「六年瞭。」卓凌川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一句六年瞭,將他心中的不甘和挫敗都表達得淋漓盡致。

他曾經以為,以卓氏帝國集團的能力,即使不是無所不能,也不會至於連找個女人,都找瞭六年,卻還沒找到。

可事實,讓他不得不對自己的能力產生瞭懷疑。

莫宇明白卓凌川的感受,同時也為自己的辦事能力感到愧疚。

就在卓凌川想盡辦法尋找著當年的人,此時的北城機場內,一架私人飛機正穩穩地降落。

在指定的跑道上降落後,一名女子從駕駛艙走到機艙內,直接拎起一個小人兒,扛到肩膀上,就下機。

被扛在肩膀上的小人兒:「媽咪,咱就不能換一個優雅點兒的動作的麼?」他明明這麼帥,這麼扛,誰還看得見他的帥氣?

還有他媽咪也真是的,明明長得那麼溫柔,為什麼動作卻那麼粗魯的呢?

「比如?」慕容果兒扛著的動作沒有改變,隻是淡定地走下飛機。

「牽著。」他又不是不會走路,為什麼要扛著?那麼費力氣。

「我沒帶繩子。」沒帶繩子,怎麼牽?慕容果兒很認真。

「媽咪,我什麼也沒說,你繼續。」他不想再說話瞭。他不想再挖坑把自己埋進去。

出瞭機場,母子倆直奔自己的傢裡。

回到瞭傢,慕容果兒急著下廚做上一頓豐盛的晚餐犒勞自己和兒子的胃。她在廚房忙,小人兒自己在房間抱著電腦,也忙得不亦樂乎。

慕容果兒是機械設計的天才,她的兒子智商又怎麼可能會差?

小人兒看著電腦上剛收到的資料,盯著資料上那簡直是自己放大版的照片,再看著照片底下的介紹,小人兒的眉頭難得地皺瞭下。

不負責任地搞大瞭我媽咪的肚子也就算瞭,居然還喜歡別的女人?

看著那照片底下另一個女人的照片和資料,小人兒的眼珠子不停地轉著。既然,他所謂的老子,都有女人瞭,他為什麼不能幫自己的媽咪找一個男人?

本來他還想著,等他找到這個不負責任的男人瞭,再讓他對自己的媽咪負責的,現在看來,這樣的男人,就算會為瞭他而娶瞭媽咪,也不會對媽咪好的。

不行,他不能讓媽咪掉這個身價。

小小的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著,他要讓那個男人明白,錯過瞭媽咪,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損失。

隨手從桌子上抽出一張設計圖,他媽咪不僅是機械設計的天才,同時也是珠寶界裡數一數二的設計天才。別問他,為什麼這二者之間跨度那麼大,他也不知道。不都說瞭嗎,人才是培養的,可以有根據可尋,但是,天才可是天才他媽生的,所以,這個問題,他無法回答,沒準,外婆那裡會有答案。

將手中的圖紙掃描之後,以郵件形式傳到瞭一個郵箱裡,看著發送成功的幾個字樣,小人兒的嘴角揚瞭一下。

做完瞭這個之後,他又從網上搶購瞭兩張小提琴演奏會的門票。正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他不是讓自己的媽咪去跟別人搶男人,那麼掉格的事情,他才不會讓自己的媽咪做呢。

他媽咪生得瞭孩子,賺得瞭錢,造得瞭飛機,下得瞭廚房,雖然缺個男人暖床,可是,搶,太有失身份瞭。要搶,也是別人來搶媽咪。

沒一會兒,電腦上就收到瞭一封郵件,沒錯,正是他剛剛發出去的郵件的回信。

面談,待遇好商量?

就這幾個字?小人兒盯著郵件裡的一行字,迅速關掉。

這麼臭屁,你就自己談個夠吧!

待遇好商量?說得好像誰缺你幾個錢似的。

小人兒那個內心啊,糾結得跟中國結似的。他為什麼會是那種臭屁的人播的種?他這麼帥氣,又這麼有氣質,還這麼聰明,跟那樣的人怎麼看都不是一個種族的啊。這不符合邏輯啊。

不過,糾結歸糾結,小人兒卻在心中提醒著自己:心有所屬的男人,配不上他的媽咪。即使這個人是他的老子。

燈光爍爍,繁星點點。晴朗的夜空下,慕容果兒正拉著個小人兒,往車庫去。

占地上千平方米的車庫,每次都讓慕容果兒有種不想出門的感覺。

「寶兒,你看,咱是開哪個出去比較拉風?」慕容果兒看著眼前那些能把人眼睛都亮瞎的名車,目光卻盯著那個因為不起眼反倒顯得特別起眼的……卡丁車身上。

「媽咪,再次重申一下,以後請叫我子睿,或者睿睿。謝謝合作。」小人兒雙手環胸,小嘴緊抿著,眼睛也和自己的媽咪一樣,盯著眼前的這些車子。

當看到自己媽咪的目光時,小人兒直接跳到瞭那輛卡丁車面前:「媽咪,你就放過它吧!你開著它去聽演奏會,分分鐘會被揍的!」小人兒手捂著臉,對於自己媽咪的這種低調,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教育」瞭。

「咦?寶兒是嫌它太小瞭麼?」慕容果兒很認真地盯著面前的卡丁車看著,思考著,如今兒子長大瞭,的確是該考慮一下兒子的面子問題瞭。

嗯,確實在太小瞭,雖然還能坐下她母子二人,可是據說今天的那場演奏會到場的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開這麼小的車子去,的確有失兒子的氣質。

「媽咪!請叫我睿睿!還有,它的確太小瞭!」其實,小不小的,真的是其次,主要是,哪有人開著卡丁車出去聽演奏會的!

他很難得才說服自己的媽咪出去「見見世面」,還指望著她給自己坑個爹回來的,開這個小東西出去,人傢還不得看出,他媽咪真的腦子有病的啊。

「那,好吧,睿睿。既然你嫌它太小,那咱們開最後那架吧。」對,是架,不是輛!

「……」小人兒順著自己媽咪指的方向看去,最後再次捂著臉:他可不可以失憶?

那是戰鬥機啊!

媽咪,你這樣,真的好嗎!聽個演奏會而已,你開個戰鬥機去,你還讓別人安穩地聽完演奏會嗎?

再說瞭,你開著戰鬥機出去,那裡也沒那麼大的場地讓你降落啊!

「媽咪!你能不能嚴肅點兒!」小人兒發飚瞭。他媽咪腦抽的情況越來嚴重瞭,已經嚴重到孩子都無法直視瞭。

「那,睿睿你說怎麼辦?開哪個?」慕容果兒從容地伸手進兒子的小口袋裡拿出一瓶糖,對,就是糖。倒出一顆放到自己的嘴裡吞瞭下去。

通常兒子說她不夠嚴肅的時候,說明她的腦子又抽瞭,該吃糖瞭。嗯,她血糖低。

「橙色那輛?」慕容果兒記不住這些車叫什麼名字,她通常隻說顏色。

「那叫蘭博。上個月你開出去買菜的時候,撞進瞭水溝裡。」小人兒酷酷地說道。

「那,白色的?」好吧,她沒印象瞭,不過,兒子說有這事兒,那就肯定有。

「那是法拉利,上上個月,你開著它去買雞蛋,沖進瞭別人的豬窩裡,嚇壞瞭別人傢的那兩頭母豬。」

「那……」慕容果兒還想說些什麼,小人兒已經阻止瞭她:「媽咪,什麼都不要說瞭,這輛吧。」他不想看到那些車,真的不想看到。每次看到它們,他的腦子裡都要再經歷一次那些掉坑竄豬窩還有墜河的驚心動魄。

於是,柔美的夜色下,一個身穿雪白色長裙的女子,騎著輛自行車,前面的菜籃子裡,坐著個小人兒,雙手撐著小臉,無比憂傷地四十五度看著天空:我傢其實,沒那麼窮的……

我媽咪其實也沒那麼笨的,她隻是,不會分東西南北而已,但,她能分清座標……隻是,誰能相信,機械設計天才,居然,連車都開不好……想到這裡,小人兒認瞭。要不是有瞭他,他媽咪現在肯定風華絕代地開著戰鬥機去玩瞭。

卓氏大劇場:當慕容果兒騎著車帶著自己的兒子到達這裡的時候,離開演的時間隻剩下十來分種瞭,她匆匆將自行車停到瞭劇場的停車場,便拉著自己兒子的小手,準備去驗票進場。

「這位小姐,請你把自行車停到外面去,這裡是豪車專用車位。」一位工作人員樣子的男子走瞭過來,指著慕容果兒停在那裡的自行車不屑地說道。

「不好意思,我們趕著進場,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推到外面放著就好?」慕容果兒雖然對這名男子的語氣不悅,但是,考慮到人傢隻是在做份內事情而已,也不計較瞭。

「真是晦氣,表姐的演奏會最低的門票價可都在五千以上,居然讓這樣寒酸的女人撿到瞭。跟這樣的人坐在一起聽演奏,真是有失身份,也有失表姐的身份。」那名男子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聽到身後傳出一名女子的聲音。

慕容果兒的白癡隻是針對四個輪子的轎車,而不代表她連察言觀色都白癡。她睨瞭眼那名女子,什麼也沒說,隻是拉著自己兒子的手,往會場走去。

「喂,你,趕緊將這種寒酸的東西丟出去,我的車子要停在這裡。」女子見慕容果兒完全沒有搭理她的意思,便將脾氣都發泄到工作人員的身上。

「哎,那位小姐,麻煩你把自行車推外面去,否則,我們要當廢品處理瞭。」工作人員憑白無故受瞭氣,沖著慕容果兒身後吼出來的話,語氣更不好瞭。

「隨便,我這輛自行車造價二十一萬,你看著扔吧。」慕容果兒依舊沒有回頭,狗眼看人低的人,她見多瞭,何必跟這些人太過計較呢?影響瞭她陪兒子聽演演奏會的心情就不好瞭。

「媽咪,我就不該阻止你開戰鬥機出來的。」小人兒拉著自己媽咪的手,冷冷地說道。

以前媽咪開卡丁車出去,也會遇上這種眼睛長在天上的人。要不是他還小,不到拿駕照的年齡,又不放心自己的媽咪開車,他真想隨便開兩輛出來亮瞎這些人的狗眼。

咦,不是可以無人駕駛的麼……想到這裡,小人兒憂鬱瞭,難道,他也遺傳到媽咪的天才與白癡麼?

「高處捧,低處踩,這是人性,睿睿不必去跟這些人計較。」慕容果兒並不介意那些人的眼神,反正當年她未婚生子,種種鄙視的眼神,見多瞭。

「還二十一萬!你真當你這破玩意鑲的黃金鉆石呢!」那名女子聽瞭慕容果兒的話,直覺想笑。真是可憐的鄉巴佬,說個謊都不會。

工作人員正在為難,一輛黑色的車子駛瞭進來,停到瞭專用車位上。

剛才還在叫喚著的那名女子在看到車子停下的時候,臉色也全換瞭,換上瞭一臉的溫柔。

那是卓氏總裁,卓凌川的座駕,誰不知道呢?

而卓凌川會到這裡,那是毫無意外的事情,畢竟,他和陸絲然之間的感情,名嬡界裡,還有誰不知道呢?

隻是,她還沒來得及上前一步,卓凌川已經下車,直接走進瞭專用通道。隻留給瞭她一個背影。

莫宇停好瞭車自然也跟上。

不過,他的目光還是不自覺地在那輛自行車身上多停留瞭幾秒。熱愛騎行的他,一眼就看出瞭那輛車子的特別之處。

沒想到,這裡還能找到騎行愛好者,看來,改天可以好好找出來交流一番。因為,這麼好的自行車,居然前面裝瞭個菜籃子,好像有點……不協調。

「你,還楞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把這寒酸的車子給我扔出去!」女子看著卓凌川匆匆而去的背影,臉色又一變,沖著工作人員大吼。

「可是,剛才那位小姐說瞭,她這自行車價值二十一萬……扔出去,怕不好吧?」工作人員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扔出去吧,萬一真的值那麼多錢呢?丟瞭他可賠不起。

可是,如果不扔,眼前的這個女子是什麼身份,他也是知道的,得罪不起。

「就這破車子,兩百還差不多!還二十一萬!也不怕笑死人!趕緊扔瞭。」女子繼續吼著。

還以為能跟卓凌川來個偶遇的,誰想到,人傢壓根連個眼神都不給她。

「把這車子放到卓總裁的車子旁邊吧。」莫宇正打算跟上卓凌川的腳步的,聽到他們的對話,停瞭下來。

「這……是是是!」工作人員一聽,先是楞瞭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感激地向莫宇哈腰點著頭,跑著過去,將自行車推到卓凌川的座駕旁邊。

莫宇看那車子沒事兒瞭,也快步跟上前面的人。

而那名女子,怎麼也想不到,莫宇還站在身後,想到自己剛才的表現,此時正懊悔地踩著高跟鞋跺著腳。

誰不知道莫宇是卓凌川的左膀左臂,在莫宇的面前留下瞭不好的印象,要想在卓凌川那裡得到好眼色,就更難瞭。

憤恨的眼神飄向前面已經走得很遠的那對母子身上,都怪那對晦氣的母子。

「很少見你多管閑事。」聽到莫宇跟上來瞭的腳步聲,卓凌川說道。

「那輛自行車的確值二十一萬,甚至更高。被扔出去瞭,有點可惜瞭。」莫宇跟在卓凌川的身邊,不缺錢。二十來萬對於他並不算什麼,隻是,作為一個騎行愛好者,他對自行車卻是情有獨鐘。

「要不要我買下來送給你?」卓凌川也知道莫宇的愛好,既然喜歡,買下來就好瞭。

「總裁說笑瞭,君子不奪人所愛,再說,隻怕出錢,別人也未必肯賣。」莫宇可沒想過買下別人的車子,畢竟,肯舍得在一輛自行車上下這麼大的手筆的,要不就是不缺錢的,要不就是實在騎行的發燒友,兩者其一,都不可能賣掉這車子。

「這世界沒有錢辦不到的事情。」卓凌川不反駁,他會用錢證明一切的。

慕容果兒帶著小人兒進入瞭會場時,演奏會還沒正式開始。

因為是從網上搶購的票,所以她們的位置不是很靠前,不過,整個會場的佈置比較別出心裁,即使坐得後面,也不會影響到欣賞。

「兒子,媽咪能不能問一句,為什麼你突然想聽小提琴演奏瞭?」慕容果兒對於自己這個智商比她還高的兒子,總有一種無力感。她隻希望,她的兒子不要告訴她,他對小提琴有興趣瞭就行。

他才五歲三個月,已經鋼琴,古箏,吉他等一系列的樂器玩得精通瞭。他現在所在的學校肯收他,就是因為他不懂小提琴,他要是……

想到又要給自己的兒子找學校,慕容果兒就頭大。

「媽咪,你該結婚瞭。」小人兒依舊酷酷的,隻是嘴裡說出來的話,卻讓慕容果兒嘴角從無力變成瞭抽搐。

「睿睿想要個爸爸瞭?」慕容果兒認真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問道。

「媽咪需要個男人。而且,傢庭健全有助孩子健康成長。」小人兒怎麼會告訴她,他就是來看一下,傳說的中他的老子,到底眼神怎麼樣。

他可是都查清楚瞭,今晚這場小提琴演奏會的演出者陸絲然就是那個人愛的女人。

他不是來棒打鴛鴦的,他就來看看的。他說過瞭,心有所屬的男人,配不上他的媽咪。

「我需要個男人?」慕容果兒憂鬱瞭,她表現得有那麼明顯麼?她除瞭不會開車之外,好像別的方面都沒有出現過什麼糟糕的情況吧?

還是,她真的忽略瞭她兒子的感受瞭?

她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找一下當年那個作死的男人?

當年不過是肚子痛去瞭趟醫院,誰知道回來就那樣給懷上瞭……

六年過去瞭,她也沒想過該找一下孩子的父親……

「女人生來就是讓男人呵護的。媽咪,你不要想歪瞭,不是讓你找那個給你提供精子生下我的男人,而是找一個愛你的男人。」小人兒繼續說教。

「兒子……」你懂這麼多,真的好麼?你隻是個孩子啊,就算智商再高,你也應該稍微隱藏一下啊。

慕容果兒覺得,等她那個損友回來後,她真的要找一找當年那個男人瞭。她發現,有些教育,她這個當媽的,真的沒法教啊。還是讓孩子的爹出來客串一下吧。

這個話題無法繼續瞭,還好,演奏會也開始瞭,隻是,看著小人兒聽得極其認真的樣子,慕容果兒的心裡,卻是百感交集。

看來,她真的不是個及格的母親。

她自以為什麼都給瞭孩子最好的瞭,卻忽略瞭,有些東西,你給再多再好的,都是無法替代的,比如,父愛……

整個演奏會下來,慕容果兒都是心不在焉的。直到結束,場內那轟鳴的掌聲響起,才將她出走的思緒拉瞭回來。

「還是差瞭些。」小人兒嘴裡念叨瞭一句,便拉著自己媽咪的手,準備離開。

什麼要簽名,要合照的,他沒興趣。

「什麼差瞭些?」因為沒有認真聽,所以,慕容果兒不參與討論。

「有些人的眼光差瞭些。」還好當年是陰差陽錯把他放到瞭媽咪的肚子裡,要不然,以那個男人的眼光,相信當年找的代孕女子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咦?」慕容果兒深深地看瞭自己兒子一眼,她的兒子今天有些不一樣,看來,她真的忽略瞭他瞭。

「好瞭,媽咪,我們走吧,要不然一會兒人多,不好走瞭。」小人兒拉著自己媽咪的手,離開會場,往停車場去。

希望那些沒長眼的人,沒真的把他傢的自行車給扔瞭出去才好。

走到停車場的時候,遠遠的,小人兒就看到瞭那黑色轎車旁站著的男人。於是:「媽咪,我想去噱噱一下,你先去拿車子好不好?」小人兒覺得,某人的眼光那麼差,他暫時還是不要出現的好,因為這麼臭屁的老子,自己要是主動出現在他面前瞭,這男人又該想,是不是媽咪想利用自己圖他什麼瞭,想到這裡,小人兒都覺得憂鬱。

「好,小心些哦。」慕容果兒不是沒心沒肺,放心一個小孩子在陌生的地方自己走開。唉,有一個天才般的兒子,那種心情,一般人是不會理解的。

想拐她兒子的人,最後都會被她兒子拐進派出所的,她該擔憂的不是誰會拐她的兒子,而是,誰那麼想不開,拐她的兒子……

緩步走向剛才放自行車的地方,毫無意外,那個位置已經被別的車子占瞭,慕容果兒在邊上看瞭一圈,也沒發現自己那輛自行車的蹤跡,正考慮著要不要啟動一下那車子上的追蹤器,剛才要她別亂停車的工作人員跑瞭過來:「這位小姐,您的車子在那邊。」工作人員現在的態度,跟剛才進場前的態度,可謂判若兩人,隻是那笑容讓慕容果兒覺得:牙齒上有菜……

順著工作人員指著的方向,慕容果兒向那輛黑色轎車看去,果然在那車子的旁邊,發現瞭自己的自行車。

…..…..

點擊「閱讀原文」閱讀後續精彩情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