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生活 > 正文

回首舊事,在阿裡的層級問題

2016-08-25 20:32:57

李笑來說,人生三大水坑:湊熱鬧,隨大流,替別人操心。真是精辟。

看到一些社區上現在還在問我在阿裡時的層級,今年這都 2016 年瞭啊,還有看熱鬧的人孜孜不倦的探討 2010 年的事情。

是這樣的:我 2010 年離開阿裡,當時層級是 P8。其實,2007 年就 P8 瞭(或是 2008 年? 真有些記不清瞭)。此後幾年沒做出什麼瞭不起的業績,很慚愧,沒再晉升過。以前在一個體系裡,真是特別在意這些東西,每次晉級沒份,都覺得很沮喪。後來,脫離這個環境,從此就天高海闊瞭,這是後話。

回應這些事情,其實讓我很猶豫。有的人會認為,我這又是想借著罵阿裡出名。希望他們能有耐心看完,而不是先入為主。離開阿裡的幾年裡,我沒有參加各種阿裡離職員工的聚會,也沒有去挖阿裡在職的員工,你也可以說是挖不起,但實際上,我就是沒去做這個事情。換言之,我想做個隔離。不想被說太多閑話。然而世俗就是如此,很多人隻要看到我提及「阿裡」這兩個字,就會條件反射,我又是在借著罵阿裡出名。盡管很多時候不是罵,也不是批評。

再說回來。這個 P8 的層級是怎麼來的呢?剛進阿裡的時候是 P3,當時阿裡最高層級到 P6 。後來調整,層級最高到 P14。重新定級,我對應是 P7,當時技術團隊隻有一個 P8。是不是還有其他 P7 就不記得瞭,確實不記得瞭。之後的一年,業績不錯,晉升瞭一級。然後就是漫長的幾年。

說這些是什麼意思呢?是有人總試圖用這些玩意兒說你當初是不是所謂牛人。其實,你有這個時間幹嘛不好呢?你多寫幾行代碼多做幾個項目多賺點錢不早成牛人瞭嗎?何必在意我呢?

那時候阿裡也算不上什麼超級大公司,公司層級高的也沒幾個。我 P7 的時候,現在支付寶一些牛人,層級比我高的不多,還有明顯不合理的比我低的人,我都覺得不夠公平。但他們後來都成瞭阿裡合夥人級別的超級牛人。如果用 2005 年的眼光看,當時大傢都是普通人。同學(事)少年都不賤。

這麼多年反思,在那五年裡犯過的最大一個錯誤是什麼呢?是幫公司引入瞭一個牛人。我認為那是正確的事情,但有人覺得這個新同事可以替代我,於是就有沖突和排擠,當事人心態也有變化,其實,我心裡也有變化,也體現出來那種糟糕的一面,那時候真不成熟。

正是經歷瞭這個過程,我討厭死瞭公司政治。後來,當事人也有跟我道歉,我對他無惡意,他還因為進入阿裡賺到瞭不少錢,事情過去瞭,大傢一笑瞭之,相忘於江湖。

類似的錯誤,我職業生涯裡前後一共有過三次。是我自己腦殘。我不知道以後是不是還會這樣,但當時,我認為自己是做瞭正確的事情。「做正確的事情,等著被開除(排擠)」。

現在整個阿裡牛人雲集,高手燦若星河。現在隨便入職一個都是蠻高的層級。但那時候,整個互聯網有幾個高手?有些問題,誰都沒見過。隻好低頭趟坑。真是個人能力成長最好的階段。

對瞭,在阿裡做瞭五年技術,我一行代碼沒寫過。一次 Code Review 沒做過。

那幾年差不多發瞭幾千條推特。客觀一點的原因是,系統維護多數是在晚上,白天其實相對空閑。你也可以理解成我整天什麼都不做,但那不是事實。

有人問,不寫代碼都幹啥?那時候調試存儲,調試數據庫性能,寫 SQL … 終端下敲命令,寫 Shell 腳本,工作量也不小。說起來,很辛苦。當時所有人都辛苦,都很拼。我喜歡那時候的團隊和同事。

有朋友說,寫 SQL 和 Shell 也算是寫代碼吧?其實我心裡一直把寫代碼看做很神聖的事情,沒必要非把自己定位成一個開發人員。隨著年齡漸長,要想通過訓練獲得寫代碼的能力已經沒有必要。一個人的價值不隻是通過寫代碼來體現。

也正是如此,我經常自己也調侃,我做 CTO,一行代碼都不寫。但是我尊重開發者,找到合適的人,給他們的信任,激發他們的能力。這是我擅長的事情。然而自己調侃的事情,有的時候會被人用來質疑你的能力。如果這個人又是和你合作過的人,你可以想象一下我的感受。

在這個時間點,回應這個問題,真是有些慚愧。知乎上還有更糟糕的質疑,讓我不得不懷疑人性。

今天這個互聯網環境,曲解一個人其實很容易,不考慮上下文,隨便抓住一個人說過的一句話,就可以把這個人罵死。比如,「你要公積金有什麼用?」沒有人知道上下文是什麼,我甚至自己都不記得這是不是原話。但一個匿名者說你說過這個話,你怎麼否認呢?

而至於那幾個每次我一有負面信息就蹦出來的網友,我也不知道他們的生活裡到底還有沒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如果持續不斷的罵我也能讓他們有一點樂趣,我也覺得有些欣慰瞭。

你看,我又替別人操心瞭。

題圖:WTF by Estudio Minga

被信任的人匿名罵能是什麼感受?

贊賞

人贊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