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生活 > 正文

從中國傳統文化看古典傢具的主流風格

2016-08-25 20:32:33

  在中華文明的燦爛星空中,古典傢具堪與青銅器、玉器、書畫、陶瓷相媲美,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最具影響力的核心價值符號之一。制作古典工藝傢具,本質是做文化、做藝術。本專欄將陸續講述古典傢具歷史文化、行業前輩、行業書籍,仰望星空,向先達致敬的同時,也為吾等在求索中開拓。

  中國古典傢具雛形發端於商周時期,有3500多年可考的悠久歷史。古典傢具作為日常生活的重要器具,承載著豐富的人文精神,必然會展現傳統文化的思想意境、藝術審美追求和生活情趣。


  中華文化有其核心價值體系,比如以孔孟為代表的儒傢和以老莊為代表的道傢思想,是中國人哲學思維的源頭活水;抒發內心感受、追求至情至性的意境美,是古人心目中對美學理解的崇高境界;而藝術創作則樂於表現自然天成、生意盎然的審美情趣和簡約清雅的藝術效果。

  中華文化集東方文化之大成,更註重人與自然的和諧融合,更關切人本主體的內心感受,更傾心追求理想與唯美的藝術表現。

  所以,在中國古典傢具上,我們能看到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深邃思想,能見到古建築、雕塑、書畫的瑰麗身影,能感知詩詞歌賦的美妙意境。


  古典傢具是一種以物用為基礎的不朽藝術,不僅為人們日常生活所使用,還通過造型結構、形體式樣、裝飾技藝等工藝樣式,充分體現瞭古人真摯、豐富的思想感情與精神情操,展現瞭對理想生活的美妙憧憬,讓今天的我們能看到古人對造物的神聖意味和情感。所以,對古典傢具必須用心去讀懂,也必須用心去創作。

  古典傢具制作,當然有法,然而法無定法,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古人是很懂得用心的,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做傢具亦同理。

  如果我們用心制作每一件古典工藝傢具,宛若傾心創作可以傳世的文化藝術品,可供欣賞品味的工藝美術品,那還有什麼事情不能做好,什麼理想的彼岸不能到達呢?


千古傳承的思想文化理念

  中國古典傢具,不論是現在已不多見的髹漆傢具,還是純木質傢具中的柴木和硬木傢具,數千年來保持著一貫的文化傳承和藝術風格,以鮮明的特色在世界傢具史上獨樹一幟並自成體系,是我國古代傳統思想與工巧技藝文明的主流體現。

  春秋戰國時期,思想極為活躍,所謂諸子百傢,而終以儒傢和道傢成為中華古老思想文化集大成者,慧澤萬世,滋潤千秋。

  儒傢是教人如何修身做人並擔當社會責任的。古代傢具的設計講究端莊對稱,體現平衡莊重,這是受到儒傢「中正」思想的影響。而傢具造型和居所陳設上,所表達的上下有別、主次有分、長幼有序的秩序感和倫理觀念,則與儒傢主張的「禮」有關。

  道傢是教人如何處世並智慧心性的。古典傢具中追求格調自在,意境高遠的境界,是道傢「法乎自然」的思想體現。明式傢具註重優質木材的天然色澤和紋理的美感,造型簡潔,將優雅、流利的線條美發揮到極致,在含蓄中給人以廣闊的想象空間,頗有道傢「無為而治」的思想風范。


  追溯體現在古典傢具上的思想文化源流,不難看到悠久而傳承不息的歷程坐標。

春秋時,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戰國時,莊子認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素樸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既雕既琢,復歸於樸」。

  老莊的「自然無為」思想,構成瞭垂續數千年,影響人們的審美理念和文化趣味最遙遠最深刻的歷史背景和品格底蘊,也是古典傢具創作靈感和唯美追求的不竭源泉。

魏晉之際有「得意而忘象」的風度氣質。

  唐代於開放的大氣象中,連綿著和諧清靜的內心感受。白居易在《草堂記》中提出:「外適內和,體寧心恬」的心理要求。

  明代的計成,在《園冶》中說到:「雖為人作,宛自天開。」

  清初李漁則言:「天下萬物,以少為貴。」這裡的少,是自然簡約。


文人審美與主流藝術風格

  中國的傳統文人,對自然、社會、生活充滿著現實主義的熱忱和敏感,同時迷漫著神思飛揚、心性遨遊的文采風流,又是極富理想主義和浪漫色彩的。他們將先哲的思想,演繹成超凡脫俗的審美指向——簡約、清雅、拙樸,並以此形而上之道,參與、指導、影響著傢具的制作,能工巧匠充分發揮聰明才智,將古典傢具打造成既是實用器,又是可供鑒賞的工藝藝術品。

  中國的文人極富創造天賦,在漫長的歷史時空中,任藝術的翅膀恣意飛翔,將深厚綿長的文化修養,滋潤著古典傢具的創作發展。不論是金石、書畫,還是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都能從中汲取靈感和意象,融入傢具創作之中,這種兼容並蓄的胸襟和融會貫通的才華,是中國文人所獨有的。


  先秦的荀子提出「重己役物」的思想,對人與物的關系,主張在人格修為中追求本我完善、物為我用的境界。

  宋代詩人林逋《省心錄》中雲:人以巧勝天,天以直勝人。古人以為,工巧是無法勝過自然的。工藝美不是炫技,而是表現自然。

  古詩雲:刪繁就簡三秋樹,標新立意二月花。又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在古人眼中,簡約舒朗、自然清新,是高雅脫俗的美。

  六百年昆曲,集詩、歌、舞、戲於一體,晚明至清中期,因有大批文人雅士參與撰寫戲曲,著名者如湯顯祖之《牡丹亭》,乃至昆曲輝煌如「國劇」,成為標志性的高雅藝術。昆曲唱腔低徊婉轉、如泣如訴、纏綿悱惻,人稱「水磨調」。紅學大傢俞平伯先生對「水磨調」有這樣的說法:「其以‘水磨’名者,吳下紅木作打磨傢具,工序頗繁,最後以木賊草蘸水而磨之,故極其細致滑潤,俗曰水磨功夫,以作比喻,深得新腔唱法之要。」由此得知「蘇作」傢具傳統光素法處理的精到之處,也從中感悟到文人對戲曲、對傢具參與的熱忱和用心之細。


  清嘉慶年間書法傢包世臣,對書法神品鑒識隻開列「平和簡靜,遒麗天成」這八個字。道出瞭中國傳統文人藝術審美的取向和情趣。

  統而觀之,大道至簡、道法自然的道傢思想,是深切地滲透在文人的精神世界中,甚至成為下意識的思維方式。

  宗白華先生在《藝境》中說:中國美學史上「有兩個美感和美的理想」,即「錯彩鏤金」和「初發芙蓉」。認為「‘初發芙蓉’,比之於‘錯彩鏤金’是一種更高的美學境界」。在這裡,我們又看到老莊思想的身影。

  頗有意味的是,中國文化中崇尚自然簡約的美學理念,在西方文明中也能找到知音。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的建築學傢阿爾伯蒂在《論建築》中說:我認為美就是部分之間的和諧,不論什麼主題,每個部分都應該按這樣的比例和關系協調,「以致既不能再增加什麼,也不能減少或更動什麼」。誠如黑格爾所言:「從本質上看,尺度就是比率。」尺度也就是適度,是適合人類千百年文化構建中形成並沉淀下來的身心需要。

20世紀初,簡約主義在西方建築和陳設設計中興起,包豪斯學派主張形式絕對服從功能,要求摒棄繁縟的裝飾,成為「現代主義」的標志符號。


  較之中國,當西方人意識到「簡約之美」時,鬥轉星移,時光已相去千百年。曾經有人問田傢青,什麼是好的明式傢具?他答:「你拆不瞭一個部件,一拆它就塌瞭,就散瞭,就是它沒有為裝飾而裝飾的部件。明式傢具的偉大之處就在於它不設非功能的裝飾部件。」此話說得直白、到位。

  寫到這裡,想到宋玉形容美女:「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施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在明式傢具和畫僧石濤、八大山人及齊白石老人的水墨畫中,我們可以得到這種貼切的感受。

  由此可知,簡約之美,是人類的一種審美天性,在古往今來和中西方之間,是不乏共同語言的。


永恒的古典之美

  我國古代傢具從遠古走向今天,演繹著中華文明的進程,是幾千年來文化藝術的一個結晶。

  古典傢具稱謂,似乎也有廣義與狹義之分。廣義涵蓋古代傢具精華,狹義似在明清傢具范圍內。當前對古典傢具談論和適用的實例,多涉及明清傢具。

  那麼古典傢具之美,主要體現在哪裡呢?

  古斯塔夫·艾克在1944年出版的《中國花梨傢具圖考》緒論中說到:中國傢具「始終保持其構造特征和精真簡練的遺風。」這一點「特別明顯地表現在著重於構造簡樸的硬木傢具上。」「主要藝術魅力在於純真,剛中有柔,以及無疵的光潔勻稱。」

  楊耀先生在1948年發表的《我國民間的傢具藝術》論文中,說到:「明式傢具有很明顯的特征:一點是由結構而成立的式樣;一點是因配合肢體而演出的權衡。從這兩點著眼,雖然它的種類千變萬化,而歸綜起來,它始終維持著不太動搖的格調。那就是‘簡潔、合度’。但在簡潔的形態之中,具有雅的韻味。」這韻味表現在「外形輪廓的舒暢與忠實」和「各部線條的雄勁而流利」。


  王世襄曾借鑒古人評畫的標準,對明清傢具的造型作瞭分類概括,即「十六品」和「八病」。其中,「十六品」為:簡練、淳樸、厚拙、凝重、雄偉、圓渾、沉穆、濃華、文綺、研秀、勁挺、柔婉、空靈、玲瓏、典雅、清新;「八病」是:繁瑣、贅復、臃腫、滯鬱、纖巧、悖謬、失位、俚俗。這以後,先生說過,對傢具藝術價值,見仁見智,最好是陳列出來以供人觀賞,其次印成圖冊,讓人有親身或視覺感受。

  2006年末,文化部與中國國傢博物館共同主辦《簡約華美——明清傢具精品展》。出版的圖冊致辭中,中國國傢博物館館長呂章申說道:「明式傢具以其嚴謹的科學制作工藝和古雅簡約的藝術風格垂范後世」。「清式傢具則以渾厚穩重的造型和富麗華美的裝飾工藝而著稱」。中國文物信息咨詢中心主任遊慶橋說:「明式傢具式樣繁多,法度嚴謹,造型求雅避俗、結構巧妙合理,充分展示瞭木材的天然紋理,體現出高超的藝術水平和簡約自華的藝術韻味。」「清代傢具將各種工藝和材質巧妙地融為一體,使之流光溢彩、富麗堂皇,迥異於明代傢具的簡約風尚。」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主任谷長江說:「明代傢具講究取法自然,簡潔雅致,而清代傢具則多求裝飾繁縟,富貴華麗。」


  關於古典傢具之美,當然還有更多的精到論述,可見於諸多著述中。說到古典之美,我們祖先尊天敬地的亙久文化,應該是最為深刻久遠的心理和精神影響。所謂天行健,地厚德,天地有大美。美學傢李厚澤說:「心理結構是濃縮瞭的人類歷史文明。」中華民族翼飛向上的審美法則,飛簷鬥拱的古建築自不待說,在傢具造型表現上,可見於四出頭官帽椅、燈掛椅、衣架和翹頭案等,靈巧向上的出頭和翹頭,高起微曲的弧線輕靈柔婉,讓莊重器物呈現向上飛動之美。從有束腰類傢具腿足的托泥結構和沉穆的馬蹄足中,可感知古人對大地的敬重和依戀。而交椅、圈椅之造型,讓我們感受天圓地方的和諧。可謂一器一物之間,靈動著幾千年來文化審美的積淀與追求。

  劉勰在《文心雕龍》中說:「奇正雖反,必兼解以俱通;剛柔雖殊,必隨時而適用。」表達出和諧、適度和兼容是傳統美學的重要原則。

  古典傢具所體現的典雅、簡約、清逸、挺秀和尊貴妍麗之美,那種於拙樸中見風華綽約,簡潔中顯神韻浮動的藝術感染力,是無與倫比的。

  古典之美,具有普世的藝術價值,古老而又永遠地鮮活著,自然是永恒的。

  文/王中傑

文 ✎網絡 編輯✎ 「明清傢具之傢」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