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曆史 > 正文

一把大火燒出兩傢數十年的世仇,造就瞭一個歷史亂世

2016-08-25 20:21:20

作為唐朝末年,天下數一數二的強藩,李克用和朱溫之間的逐鹿和爭霸也給那個風雲激蕩、金戈鐵馬的時代增添瞭濃墨重彩的一筆、給後世留下瞭眾多蕩氣回腸、精彩絕倫的壯麗瞬間。


▲後梁(907~923年),五代十國之一,是五代的第一個朝代,圖為後梁版圖

說起超級亂世五代十國,有兩個標志性的人物,絕對繞不過去:朱溫,建立後梁,終結瞭唐朝二百八十九年的統治;李克用,以河東為基業,為他的兒子李存勖最終滅亡後梁、建立後唐、統一中原奠定瞭堅實的基礎。

作為唐朝末年,天下數一數二的強藩,李克用和朱溫之間的逐鹿和爭霸也給那個風雲激蕩、金戈鐵馬的時代增添瞭濃墨重彩的一筆、給後世留下瞭眾多蕩氣回腸、精彩絕倫的壯麗瞬間。

關於他們之間的所有故事,則要從公元884年那個大雨瓢潑的夜晚說起。

/

1

/

公元884年,應朱溫的邀請,李克用率領數萬沙陀騎兵攻打黃巢,在這些黑衣黑甲的「鴉兒軍」的追擊下,黃巢連吃敗仗,一路狂奔,逃到自己故鄉曹州冤句(今山東菏澤西南)時,僅剩下一千餘人。

他剛想緩一口氣,結果在傢鄉父老面前再一次被揍瞭個鼻青臉腫,做大齊皇帝時候禦用的龍袍、玉璽、器皿等一應物品盡數被沙陀軍繳獲。


▲朱溫,五代梁朝第一位皇帝,通過禪讓的形式奪取瞭宣帝位,代唐稱帝,建國號梁,改年號為開平,史稱後梁

畢竟是自己的主戰場,避入山中的黃巢暫時逃過瞭已經追的人困馬乏的沙陀軍的毒手,不過,僅僅一個多月後,這位傳奇人物就在狼虎谷(在今山東萊蕪西南,牛泉鎮祥溝村)為部下所害,走完瞭不平凡的一生。(也有人說,他命人代死,實則逃出生天、遁入空門,當然,這已經不是本文要關註的重點瞭。)

五月十四日,凱旋回師的李克用決定來汴州和朱溫告個別後,便準備返回太原。當然,大軍征戰日久,朱溫肯定要把補給問題給解決瞭,畢竟此番出兵純粹是幫他們的忙。

到達汴州城郊後,他命令部隊就地紮營,讓多日連續作戰、已經疲憊不堪的士卒馬匹進行休整。他準備派人送信給朱溫,誰知特會來事的朱溫反應迅速多瞭,他此時已經率領宣武軍文武大員趕到瞭李克用的軍營,隆重邀請李克用進城赴宴,以感激他不辭辛苦、率軍來援的義舉。

當然肉麻、恭維的話說瞭一大堆,自覺有恩於朱溫的李克用,面對著朱溫的盛情邀請,不暇多想,便答應瞭下來。隨即率領薛志勤、史敬思、李思源等軍中猛將親隨共計三百人跟隨朱溫入瞭汴州城。


▲李存勖,後唐太祖李克用的長子,後唐開國皇帝

當晚汴州城的最為高檔的上源驛館內燈火通明,人聲鼎沸,上源驛是一個官辦的驛館,專門接待朝中重臣;位於汴州外城南首,東朝朱雀大街,西靠蔡河,南近尉氏門,北臨通濟渠——即汴河——也就是隋煬帝開鑿的大運河。是四進式的莊園,有五連排的館堂。由於朱大帥要在這裡宴請河東來的李大帥,因此閑雜人等一律被清場。

嫵媚妖嬈的歌姬、清揚美妙的音樂拉開瞭宴會的序幕,濃鬱醇香的美酒、精心烹飪的菜肴、高檔奢華的餐具都足以顯示朱大帥對這場宴會的高度重視。隻見朱溫頻頻舉杯,美酒混合著朱溫的奉迎,讓李克用非常受用,本就嗜酒無度的他來者不拒,一杯接著一杯幹瞭個底朝天。

不一會的功夫,饒是酒量驚人的李克用也有點扛不住瞭,酒精上頭,平時藏在心裡的話也便冒出來瞭。對著年長自己四歲、滿面堆笑的朱溫,他開始滿嘴跑火車,老朱啊,不是我吹牛,要是沒有我出馬,你們幾個還真搞不定賊首黃巢,不過,也難怪,你老朱畢竟原先跟過賊首混過,臨陣怯場也是可以理解的。不對,我怎麼看很多人有點眼熟啊…………哦,想起來瞭,這些人不是前幾天還在賊首黃巢軍中,被我追的到處亂跑嘛。咦,怎麼跑你這裡來瞭,還好,他們跑的快,不然早就成瞭我的刀下之鬼瞭…………(史載,乘酒使氣,語頗侵之;原話史書沒有說,不過從後面朱溫的反應來看,多半是這種揭老底外加諷刺之類的話語)

李克用隻顧著自己說的高興,渾然沒有發現這時候朱溫的臉上是紅一陣、白一陣,在座的許多將領正是前些時日從黃巢軍中投奔過來的,李克用的一番狂言,無疑是當面打臉。不過到底是奸詐腹黑的朱溫,他臉色很快恢復正常,一邊敷衍著李克用,一邊岔開話題、繼續勸其喝酒。


▲今開封市,古稱梁、汴,又稱汴梁,簡稱汴,河南省轄市,中國七大古都之一,為八朝古都,國務院首批命名的歷史文化名城,圖為汴州地圖

午夜時分,酒宴終於結束,李克用被親隨郭景銖架著回到後面的豪華套房休息,朱溫也回到瞭府邸,一眾將領尾隨而至,很多人氣憤難平:大帥,這個獨眼龍(李克用生下來便有一隻眼失明)如此欺人太甚、狂妄無禮,太不把大帥你放在眼裡瞭!

朱溫的火氣也被眾將給點燃瞭,沒錯,我朱溫的政治背景是不怎麼清白,可是你李克用也不是什麼好鳥,以前不也照樣被朝廷軍隊多次圍剿,後來才被招安,就這還有臉在我面前裝大頭蒜!

牙將楊彥洪上前道:「李克用目中無人,何不乘此除掉,以絕後患。」一向無法無天的「潑朱三」把心一橫,殺瞭你李克用,既能出一口惡氣,還能為以後除一大敵,如果能乘勢把城外那幾萬大軍給收編瞭,那就更完美瞭。

說幹邊幹,他遣退眾人,唯獨留下楊彥洪。他們制定瞭具體的方案:用裝載木頭的車輛堵塞驛館周圍街道,以防李克用等人逃走;調集精銳士卒圍攻驛館,務求將河東之人盡數捕殺;如果不行,則直接堵住四周出口,火燒驛館。

楊彥洪又補充道:「萬一這些沙陀人殺出重圍,一定會縱馬狂奔,大帥可下令,凡是遇到這種情況,直接下令射殺。」

/

2

/


▲黃巢,唐末農民起義領袖,曾兵進長安,於含元殿即皇帝位,國號「大齊」,建元金統,大赦天下

此時的李克用已經酣然入睡,一眾親兵業已進入夢鄉,薛志勤、史敬思等未曾飲酒的十數親隨負責在外圍警戒。忽然,便看見窗外升起火光,須臾間陣陣馬蹄聲越來越近,箭矢如雨點般射瞭進來。緊接著,楊彥洪指揮士兵開始攻打驛館大門,薛志勤、史敬思等人立刻登上房頂,與門外的汴州士卒展開激烈對射,沙陀騎兵的戰鬥力絕非浪得虛名,在這十數人的頑強阻擊下,愣是將汴州軍擋在瞭門外。

與此同時,侍從郭景銖立刻沖入李克用的臥室,小心謹慎的他立刻熄滅燈火,使勁搖晃李克用,可惜毫無反應。情急之下,他立刻將李克用拖入床底,兜頭就是一盆冷水,這下李克用終於醒瞭,剛要破口大罵的他忽然感覺不對,沖天的火光、不時射入的亂箭,久經沙場的他知道肯定是有人要取自己的性命。

他立刻起身,順手拿起自己的弓箭,沖出房門,隻見勇將薛志勤立在高處,張弓搭箭,每隻弓箭射出,門外便傳來慘叫聲;「白袍」史敬思和年方十七的「李橫沖」李嗣源兩人指揮著親隨將數個翻墻而入的汴州士兵砍翻在地。

眼見久攻不進,門外的楊彥洪焦急萬分,如果讓這夥沙陀人逃走與城外的數萬大軍匯合,那麼後果不堪設想。來不及遲疑,他立刻下令將方才用於堵塞街道的車輛上的木頭搬運過來,堆放在驛館四周,然後命人點火。

須臾間,火光映紅瞭夜空,滾滾而起的濃煙向驛館內彌漫開來,薛志勤急忙道:「大帥,得趕緊想辦法突圍,否則到瞭一會天亮,我們將都會葬身火海。」外面重兵把守,眼前火光沖天,李克用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急得他是破口大罵這個心狠手辣的「潑朱三」,一眾親隨也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形勢萬分危急。


▲是五代十國時期繼後梁之後的正統王朝,傳二世四帝,歷時一十四年,是五代十國時期版圖最大的王朝,圖為後唐版圖

忽然,一陣電閃雷鳴、狂風大作,瓢潑大雨從天而降,火勢逐漸減弱,片刻工夫,一場人工縱火就在神鬼莫測的大自然面前消失的無影無蹤。夏天的雷陣雨說停就停,此時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喜出望外的李克用等人立刻翻過院墻,突圍而去,一行人在間歇性的閃電發出的亮光照射下,跌跌撞撞逃到瞭汴州城南。

誰知在路過一座橋時,被在此埋伏多時的汴州軍侯個正著,又是一番血戰,在李嗣源等人的拼死沖殺下,他們順利過橋。為瞭阻截追兵,「白袍」史敬思自告奮勇留下斷後,儼然有一夫當頭、萬夫莫過的沖天架勢,最後,在連殺數十人之後,史敬思力竭而亡。

僅剩十餘人的李克用等人一路狂奔爬上瞭汴州城南的尉氏門,在繩索的幫助下,逃出生天。其餘入城的二百多沙陀兵盡數命喪汴州城。

已經帶人沖入驛館內的楊彥洪經過一番搏殺後,將一眾沒來得及突圍的沙陀兵全部撲殺。他立刻命人尋找李克用的蹤跡,找尋瞭半天,他終於等到瞭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場景,李克用蹤跡全無。這還瞭得,他最有可能向城北逃亡,幸好朱大帥已經在那嚴陣以待,不過為瞭以防萬一,我還是得趕緊前去向大帥匯報情況。

汴州城北,剛才突然從天而降的大雨讓朱溫心頭一陣發緊,難道是沙陀子命不該絕?但願楊彥洪那邊有好消息傳來,突然,又是一道閃電劃過夜空,四周一片透亮,忽然一陣馬蹄聲,朱溫隻見正有一騎狂奔而來,哈哈,李克用,本帥侯你多時瞭,他立刻張弓搭箭,隻聽「嗖」的一聲,對面之人已經應聲落馬。


▲梁晉爭霸時期地圖

當士兵將屍體抬過來時,定睛一看後,朱溫傻眼瞭,正是趕來報信的楊彥洪。身為同時代最出色的陰謀傢之一,朱大帥轉念一想,也不是什麼壞事,如果李克用跑瞭,正好把事情全部推到這個死鬼身上。

回到軍營的李克用本來想點齊兵馬,立刻攻打汴州城,不過,在夫人劉氏的勸告下,他遂放棄瞭這種念頭,此刻這數萬兵馬,遠離大本營,此時正是人困馬乏、補給困難之時,再說用這數萬騎兵去攻打城池堅固的汴州城,可想而知,也占不瞭什麼便宜。

撤軍之前,他去瞭封信給朱溫:朱三,老子辛辛苦苦幫你打仗,你卻要取老子的性命。天下間有你這樣恩將仇報、歹毒無恥之人嗎?

朱溫回信很快: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我也喝高瞭,壓根沒弄明白是啥情況(前夕之變,仆不之知),後來我才知道是朝廷派來的使者與我的牙將楊彥洪密謀對兄弟你下手,為瞭替兄弟你報仇,我已經將其處死瞭,請兄弟你見諒,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以後歡迎兄弟你常來啊!(朝廷自遣使者與楊彥洪為謀,彥洪既伏其辜,惟公諒察。)

接到回信的李克用雖然氣的牙癢癢,但是也隻能無奈撤軍。

好吧,讓我們來對這起惡行事件做個盤點!這兩個當事人身上的弱點在這起事件上是暴露無遺,也最終導致瞭他們各自的命運。


▲960年,後周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篡後周建立北宋,五代結束,圖為趙匡胤畫像

首先說說李克用,他是完全被朱溫等人吹捧瞭一通,學習雷鋒好榜樣,才參與瞭攻打黃巢的戰爭,一點好處沒撈到、損兵折將不說,自己還差點丟瞭性命,這暴露瞭他作為一方節帥,缺乏戰略思考,行事往往過於急躁、輕率而為;喜歡直來直去,說話不經過大腦,這對於生活在那個亂世而言,無異於容易四面樹敵,所以他征戰數十年,敵人是越大越多,地盤卻是越大越小,一段時間,被朱溫打的隻能困守孤城;嗜酒如命,在酒醉之後,他完全暴露瞭狠戾兇殘的一面,很多無辜之人死在他的手中,更是做出瞭許多不理性的決策,讓河東軍蒙受瞭不少損失。

其次,說說朱溫,毛主席的評價是,「朱溫處中原四戰之地,與曹操略同,而狡猾過之。」評價非常中肯,這是個慣於演戲、心機深沉的政治傢,因此最後能成為天下第一強藩不是沒有道理的,不過他有兩個缺點:殘忍好殺、淫色無度。

被其誤殺的楊彥洪或許是個意外,但是此後,「白馬驛之禍」,殺害數十名朝中大臣,讓天下知識分子心寒;不管好壞,將所有宦官一並誅殺,客觀上結束瞭中、晚唐之後「宦官幹政」的局面,但是也妄殺瞭不少無辜;後來,手下大將朱珍、氏叔琮等更是為其所殺。他這種殘忍好殺的習性,導致後梁人人自危,沒有多少人是真正死心塌地為其賣命瞭。加上他淫色無度,連自己兒子、義子的媳婦都不放過,最終在接班人的問題上犯瞭糊塗,最終為自己的親子朱友珪弒殺,一代奸雄以如此悲慘的方式結束瞭自己的性命。

「上源驛事件」也正式拉開瞭兵禍連結、藩鎮攻伐的「五代十國」的序幕,基本奠定瞭此後四十年河東、汴梁爭雄中原的主旋律,直到那位傳奇英雄橫空出世、一統中原,才將朱、李兩傢數十年的世仇做瞭個徹底的瞭斷。

其它公號如需轉載,請回復『轉載』瞭解事項

▌歷史大學堂官方團隊作品 文/ 天野蒼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