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財經 > 正文

大三時校園貸借款幾千如今欠十萬 睡公園躲債

2016-08-25 19:16:53

從食堂周圍、校園廣場,到廁所墻上,從大海報到小廣告,從張貼欄到手機信息……要開學瞭,各種校園網貸廣告遍佈校園各個角落。

在過去的這一段時間,山東女生近萬元大學學費被騙走,鬱結於心離世。重慶一名大學生借款幾千如今欠十萬,被迫睡公園四處躲債。

教育部昨日提醒大學新生,謹防以發放助學金等為名的欺詐惡行。

最近幾個月,46歲的四川巴中農民秦峰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打電話和錄音,電話費用瞭300多元,是之前的十倍。

秦峰打電話,是為瞭搞清楚兒子究竟借瞭多少債、還欠多少錢。更多的是走投無路之時,他想盡辦法希望解決如今整個傢庭所面臨的困境。

今年5月,一傢網貸平臺的催款電話告訴他,兒子已經債務纏身,目前總欠款金額估計十萬元。

秦峰的兒子在重慶一所學校讀大三時,通過數傢校園借貸平臺借款數千元,如今利滾利已欠下十萬元。為瞭還貸,其賣掉瞭手機和筆記本電腦,目前過著東躲西藏躲債的日子。

錢太好借瞭

最開始是生活費,後來是吃飯、K歌

兒子名叫秦天,19歲,之前在重慶永川的一所財經專科學校讀大三,現在已畢業兩個多月。

目前的證據顯示,秦天是從2013年開始借款,「當時給他的每個月生活費大概是800元,因為擔心孩子沒自控能力,我分兩次寄給他。」大二下學期,秦峰腿傷復發住院,秦天便再也沒有從傢裡拿過生活費,他稱自己在某酒店兼職,「傢裡確實有一年半沒給他錢,我以為兒子真能養活自己瞭。」秦峰猜測,也許就是從那時開始,秦天漸漸開始瞭借款生涯,他天真地以為就此可以緩解傢裡面臨的經濟困境。秦傢人的噩夢也因此到來瞭。

「剛開始都是通過正規的平臺借款,怕還不上,最初在分期樂上借瞭3000元,分12個月償還,每個月利息60元。」秦天說,當時借款需要填寫自己的學號、手機號、身份證號、輔導員和傢長的聯系方式,但並不需要傢人簽字。

借瞭款後,秦天感覺手頭寬裕瞭很多,出去和朋友吃飯、K歌的次數增加瞭,慢慢地,借來的錢又有些不大夠用。於是,他又通過分期樂貸款瞭四千元。貸款後,秦天的還款壓力開始增大。

秦天說,錢太好借瞭。為瞭償還舊貸,他開始尋找新的網貸平臺,共計向達飛金融(即有分期)、諾諾磅客、玖富、期待樂、借貸寶5傢平臺借錢還貸,拆東墻補西墻勉強維持。

借錢還貸周息30%

六大網貸平臺全逾期,欠款十萬多

2015年底,秦天需要償還之前在一傢網貸平臺的借款2000元,但手頭實在沒有錢。這時,在一個借款QQ群裡有中介向他兜售借款,約定好周息30%,通過借貸寶平臺走賬。

為瞭償還2000元舊債,秦天通過私下交易的方式,以周息30%的代價,向其他出借人借款500元、1000元,利息越滾越高,根本已經失去控制。今年5月,秦天在六個網貸平臺的貸款全部逾期,高額的逾期費讓其徹底失去瞭還款能力。

為瞭還款,秦天賣掉瞭自己的手機和筆記本電腦,但遠遠不夠。逾期後,各大網貸平臺的線下催收團隊開始啟動……

催款團隊以不同形式,開始直接給秦天的父親和輔導員打電話,告知他們秦天的欠賬金額等等。

此外,還利用短信群發器,對秦峰的手機進行短信轟炸,導致秦峰的紅米手機直接崩潰。惡夢接踵而至,催款者多次短信威脅秦天,稱不還錢,影響個人信用,全傢人也不會安寧。一些催收團隊還到學校找過秦天,逼其還錢。

今年7月,秦天大學畢業,他想過找工作,但為瞭躲避滾雪球般越來越龐大的債務,他隻能找些發傳單、幫婚慶搭T臺的工作,一天能賺幾十塊錢,晚上就在公園或其他公共場所過夜。但因為這些工作都是兼職性質,收入不高且不穩定。

「截至目前,我個人用在消費上的可能不到一萬,剩下的全部是逾期費和利息等,現在到底借款多少沒有細算,但估計總共超過10萬瞭。」秦天說。

怪自己不務實

超出能力的債務,壓垮這個貧困傢庭

秦峰和秦天父子很想解決這一身債務。他們希望能夠通過一些正常的渠道,比如平臺能否在一些逾期滯納金和利息上視情況協商減免一部分,簽署一些具體償還金額和約定時間等協議,或給他一些機會,讓秦天回到正常工作狀態,靠自己的雙手來賺錢還清這些款項。

「現在想,當時腦袋短路瞭,以為自己能解決,後面才發現不可能,造成今天這樣非常後悔。怪我自己不務實,我想去廠裡或者嘗試其他的辛苦工作,鍛煉自己吃苦耐勞,也給自己一段時間反省以前的人生。」在發給父親的QQ聊天中,秦天這樣說。

現在,秦傢小女兒馬上要上大學,巨額債務逼來,全傢束手無策。秦峰說,妻子沒有正式工作,自己平時供養兩個孩子上大學已經非常吃力。2013年,他在做零工時,不小心造成右小腿粉碎性骨折,隨後感染成慢性骨髓炎,多次住院手術治療,治病前後已經花瞭十幾萬,很多錢都是向親戚朋友借的。

「兒子欠的錢,我們不是不想還,而是實在還不上,希望這些借款平臺能夠減免些,我們再想辦法還上。」秦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