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財經 > 正文

為什麼中國網紅的半壁江山都被東北人占據瞭?

2016-08-25 15:20:39

作為曾經的國內工業重鎮,東北三省近幾年遭遇最嚴重經濟增長危機。東北為何衰落,如何振興,成為官方和民間都在熱議的焦點話題。

而在中國的科技互聯網版圖上,東北地區也幾近空白,除瞭東軟集團,能喊得出名字的科技公司寥寥無幾,移動互聯網、電子商務等新興業態嚴重滯後於全國,而種種原因造成的就業危機,也導致大量東北年輕人出走外省。

今年移動直播行業的興起,和東北依然無關,卻意外為苦悶中的東北年輕人創造瞭「就業機遇」。難以統計在國內的直播行業中究竟活躍著多少東北籍主播,但無可否認他們正成為主播市場的中堅力量。

多傢直播平臺提供的數據顯示,幾乎每傢直播平臺粉絲最多的前二十名主播裡都有超過或接近半數為東北籍。而在明星領域,東北主播更是段位頗高,趙本山曾在微博多次為女兒在映客參加的直播選拔比賽拉票,其旗下的「趙傢班」也在各個直播平臺裡非常活躍。

不過,雖然越來越多的東北年輕人開始通過直播賺取不菲收入,但是本質上他們並未掌握這個市場的話語權和遊戲規則。一方面,我們看到東北和新經濟之間並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另一方面,資本、創新、創業機制和體系的匱乏,依然制約著東北通往互聯網產業創新的路徑。

收入窘境和新的就業機遇

直播在東北的興起,和日漸衰退的東北經濟之間有必然的關系。在談到東北主播數量眾多的原因時,一位東北主播打趣道:「可能是因為天冷,不願意出屋吧。」

這句話的背後是東北經濟一路遇冷的現狀,數據顯示,2015年東三省的GDP增速在全國墊底,遼黑吉三省分別是全國倒數第一、第三和第四,而在2016年第一季度中,遼寧省GDP則出現負增長,繼續墊底。

糟糕的GDP增長率數字背後,則是稀少的工作機會。

九十年代末,東北實施國有企業改革,全國3000萬下崗職工中有四分之一左右在東北。而央企之外,東北民營企業也沒有辦法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更直接的問題是「錢」,東北三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隻有遼寧省略高於全國平均水平,黑龍江和吉林省都低於全國平均水平,而目前東北人均可用工資不足三千。

與此對比的是,目前絕大多數直播平臺的主播收入均至少在5000元以上。對於失業率不斷上漲、人口外流嚴重的東北三省來說,直播或許是可以抓住的一棵稻草。

「一名普通主播一個月的收入,或許在一線城市生存艱難,但在三四線城市卻可以過上不錯的生活,這是為什麼這些年在東北,越來越多人加入到直播的行列裡來的主要原因。」一位YY內部人士對騰訊科技表示。

需要錢給傢人看病、補貼傢用、沒工作,很多普通東北主播進入這個行業的原因無外乎如此。

「你見過洛杉磯凌晨四點的樣子嗎?」籃球明星科比曾如此談論自己成功的秘訣,小欣(化名)並沒有聽過這句話,但她卻很熟悉北京凌晨四點的樣子,因為這是她每天結束直播的時間。

不過即便如此,小欣依然很滿足現狀。這個剛剛過完24歲生日的鞍山姑娘已經足足在北京打拼瞭6年,在進入直播行業前在北京一傢小外貿公司做前臺服務員。小欣接觸到直播行業則是來自一個社交軟件「陌陌」。小欣在這個平臺上很快積累到瞭第一批粉絲,隨後在幾個忠實粉絲的推薦下,她在多個直播平臺裡開通直播間,過起瞭「新生活」。

凌晨4點的北京生活讓小欣很快失去瞭那份前臺工作,不過她並沒有覺得惋惜,反而因為新的自由生活覺得快樂,而且這份工作「收入高」。

喵播的東北主播「秋-阿宇寶貝兒」則用兩個字描述進入直播行業的原因:自由。這個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東北姑娘如此描述主播的生活,「時間我可以隨意安排,不用受限制,而且形式我也很喜歡,一起聊聊天、唱歌什麼的很快樂,能發揮我們東北人的特色。」

同樣來自喵播的東北主播學姐噗最開始就是想讓別人聽到自己的歌聲,沒想到很快有瞭穩定的收入,就決定成為全職主播。學姐噗和秋-阿宇寶貝兒未來的職業規劃都和明星相關,「演藝夢」是她們在聊天時最喜歡討論的話題。而小欣的選擇卻不一樣,她計劃在今年年底返回東北老傢,「我要和傢人在一起。」

頑固的社會階層,稀有的新興行業工作機會,沉悶的文化慣性,壓抑瞭這些東北年輕人的個性、才能和表演天賦,而網絡直播平臺的興起,釋放瞭他們的活力,東北主播的崛起也就在情理之中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