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學網 > 娛樂 > 正文

金海四分的創傷 | 一位性工作者的情感病歷

2016-08-25 20:29:06

作者/格倫·佩裡圖片/Pinterest

譯者/李含校對/Christy

我們常說心理占星學,那到底占星學和心理學是如何結合的?這裡剛好有一個實例。格倫的客戶薩拉是一位性工作者,有著顯著的金星四分海王星的相位(不要錯誤聯想,不是每個金海四分都這樣)。

我們能從這篇專業的文章中,看到一個人兒時的經歷是如何影響其成年生活,以及為何一個人會有一系列重復的行為。這是一篇極佳的將心理咨詢與占星學結合起來的文章,即便有不少專業詞匯也要往下讀啊,你一定會有收獲的。

想先瞭解格倫老師?戳鏈接。

▲格倫·佩裡專訪 | 如何通過占星學勘測人心?

▲心理占星學 | 你不是一個人在焦慮

▲心理占星學 | 渣男身後的心路歷程

金海四分,她的童年發生瞭什麼?

在人生的早期階段,一個像四分相這樣的挑戰相位常常以未整合、制造問題的方式表現出來。這通常會表現為一個極具創傷性的事件和/或精神創傷。創傷性事件一般會發生在行進或推進觸發出生星圖格局時。其他預示事件發生的時間可通過行星所落宮位來體現,這些宮位與具體的發展階段相對應。

例如,在我的體系中(發展年齡方法),第四宮對應巨蟹座,代表的是大約9歲到14歲。因此,如果在這一宮位中有困難的行星格局,那麼此人在這個宮位落點所象征的時期會更激烈地體驗到該行星的能量。

格倫體系中的第四宮

○ 傢庭環境(過去和現在)

○ 傢庭條件,母親管教(獲得滋養、關愛、支持)

○ 我們需要什麼,要做什麼才能找到歸屬

○9-14歲

在一個客戶的案例中,我稱呼這位客戶薩拉,她有海王星合相木星在射手座,落於第四宮的開端。另外,她的雙魚座金星落在下降點,與第四宮的行星形成緊密的漸盈四分相。

薩拉的金星-海王星四分相預示著超出相位本身的挑戰。

○首先,金星所落的星座(雙魚座)天生與其守護星座(天秤座)成梅花相位。這會使金星以一種失去邊界的方式運作:意識和理性思考遭到阻礙,將愛人理想化或賦予其各種能力;可能會回避交流,而交流溝通能帶來協商一致的觀點和公平的妥協。

○第二,金星與其定位星(海王星)成四分相。這個格局的困境在於,金星與滿足自身需求的功能相矛盾。

薩拉星圖(部分):合相在4宮的海王星和木星四分7宮頭的金星

一個行星與其定位星是一種依賴關系,被定位星依賴其定位星的幫助來滿足自身需求。然而,如果它與該行星有矛盾沖突,那麼被定位星就會拒絕所需要的這種幫助,這就像是咬住瞭給你喂食的手。被定位星對定位星沒有好感,金星需要海王星的幫助,但卻抗拒這種幫助。抗拒的結果就是,海王星的影響運作在無意識層面,擾亂、阻礙金星的目標。

因為無意識的定義就是不由意識管理,並且因為雙魚座和海王星組成瞭融洽的一對,這就導致問題超出瞭星座-行星的系統。金星很可能失控,以一種過度雙魚座-海王星特征的方式運作。結果金星的行為和體驗會以更不正常的方式反應出雙魚座-海王星的特征和主題,至少最初是這樣的。

薩拉兒時影響力事件

○10歲時,父親被外國女友搶走瞭

這一情形在薩拉早年的生活中就顯示出瞭。她十歲時,父親從美國搬到瞭英國,與他的英國女友同住。薩拉將父親理想化,並且經常去見他(雖然父母親離婚瞭),所以,失去父親給她造成瞭極大傷害。

○被鄰居性騷擾,媽媽沒有報警

過瞭不久,她被一位鄰居性騷擾,且持續瞭六個月。直到她母親發現這個男人給女兒寫的「愛的小紙條」,這件事才結束。母親並沒有報警,而僅是告訴薩拉不要再見這個男人——這種潦草的回應讓薩拉感覺她根本不值得被保護。

這些事件都囊括瞭前面所提相位的意義。而第四宮又象征著她的原生傢庭和9-14歲的時期,落於此宮的行星和金星形成的挑戰相位準確呼應瞭這一發展階段之初的創傷。海王星代表著失去,木星掌管著遠距離旅行,與金星的四分相預示著與一個重要依賴對象的關系瓦解瞭——在此案例中,這個對象即她的父親(金星是父親的征象星,因為金牛座落於上中天)。金星四分相海王星同樣預示著邊界的崩塌和秘密的關系喚起瞭內疚之情,也就是發生在童年時期的性騷擾。

最後,這全部的經歷,被父親拋棄以及後來發生的性騷擾,破壞瞭薩拉與重要對象構建安全依戀關系的能力。創傷是一個事件或事件模式,它給人帶來極大的痛苦,令人恐懼和驚駭。創傷經歷會帶來長期的心理影響,必然形成一種防禦機制以對抗過去事件帶來的痛苦,預防將來再次重復從前的創傷。雖然這樣的防禦目的在於保護,但也破壞瞭個體以最佳方式表達相關行星功能的能力,即以一種能滿足需求的方式。

她在需求與恐懼間妥協

要認識到一個行星的不正常,我們就需要理解該行星的正常功能。每一個行星都象征著一系列旨在滿足其守護星座需求的行為。

○以金星為例,它是金牛座和天秤座的守護星,致力於滿足金牛座對安全和安全感的需求,以及天秤座對親密和關系的需求。

○相應地,金星象征著建立聯結、吸引、合作、安全、占有和享受舒適等等行為。

不正常行為的定義就是沒有功能的行為,也就是說,行為並不能有效地實現星座-需求的動機。這種行為可能會帶來部分滿足,或短暫的滿足,但無一例外,總是不能實現徹底的滿足,個人會重復回到需求不滿的狀態,就像是一個永遠無法填滿的無底洞。

每一個行星的功能都與希望和恐懼相關。我們希望在相關的需求上獲得最大滿足,我們害怕缺乏滿足。當內行星與外行星形成挑戰相位時,此人會害怕該需求的滿足受到外行星表達的阻礙或拖累。

○以薩拉為例,她害怕自己對一段穩定、滿足關系的期待被海王星的命令所阻礙——海王星需要犧牲、瓦解和失去。

○ 於是,每當她體驗到對親密關系的渴望時,她同時都會預期到她非常害怕的事情:被拋棄和承受痛苦。

○對關系的渴望喚起瞭焦慮,關系越親密,她就變得越焦慮。內在的故事產生瞭這些焦慮,故事中關系與失去交織在一起,難解難分。

她管理焦慮的一個方法就是她必須在海王星和金星的需求之間達成妥協。一個行為策略就是,通過維持一種折中的體驗水平,既避開欲望又避開恐懼,這種策略稱之為妥協形成——這種行為方式既滿足瞭兩顆行星的部分需求,同時努力保護個體免於遭受可怕的結果。諷刺的是,在采用這個旨在保護個體的策略時,個體也讓自己陷入瞭一部分可怕的體驗中。

薩拉之後的表現

○她有很多男人,但都過眼雲煙

對於薩拉而言,這體現為多種相關形式。首先,她作為妓女,生活中有源源不斷的男人。這滿足瞭她金星對於感覺被需要的需求,同時還保護她不會經歷失去(海王星),因為她從未與客戶建立一段穩定的戀情。自然,從未獲得也就不會失去。但是,這也要求她放棄一切穩定、健康關系的可能性,因為沒人男人能夠忍受她迎來送往的嫖客。她以這種方式部分地滿足瞭海王星犧牲和分解的需要,因為她與嫖客的關系快速建立又快速瓦解。

這裡的悖論是,她對抗孤獨的行為實際上反而增加瞭她最終走向孤獨的可能性。很少有男人能夠忍受自己的女朋友與別的男人有染。並且如果有客人想要與她交往,那麼客人就無法回避自己經常招妓的污點,因此難以成為可能的伴侶。

○利用「幹爹」後,她拋棄瞭他

當她接受這其中一位男人與她交往時——這段關系維持瞭近2年——她把他當作自己的「幹爹」和安樂毯,既獲得金錢又獲得一個給予她撫慰的穩定對象,滿足她的需求。這滿足瞭她的金星對於關系和感官觸摸的部分需求,但是她並不能在這個對象身上真正投入感情,因為他對感情的不顧一切,他心甘情願地被利用,讓他變得毫無吸引力。

最後,她對他做出瞭她父親對她做出的事情:貶低他,拋棄他。她還利用他,就像那個性騷擾她的戀童癖利用她一樣。以自己遭遇的方式對待他人是對抗恐懼狀態的一種方式,因為通過調換角色,個體能最大限度地遠離自己所害怕的體驗。

○迷戀國外男人,幻想為靈魂伴侶

然而,在薩拉迷戀上一位住在阿根廷的夢中情人之後,她的金星-海王星/木星之間的相互妥協有瞭轉折。到這個國傢旅行時(木星/旅行),她與這位男士有一段轉瞬即逝的戀情,但是瞬息即成泡影(海王星)。在回傢後,她說服自己,這個男人就是她的「雙生火焰」,是她靈魂的另一半,她的理想伴侶,她與他之間永恒的愛超越瞭時間和空間。薩拉再一次部分犧牲瞭她的金星需求來維系一段愛情關系,但是這完全發生在幻想的層面,因此,同樣也部分地滿足瞭她海王星對與卓越的對象建立精神聯結的沖動。事實上,神的形象,就是一位存在於精神層面的理想愛人。

薩拉的策略是對失去的防禦反抗,因為她絕不能失去永遠屬於她的東西——或者說,她的幻想。同時,這也阻撓瞭她對真實關系的需求,因為這個男人遠在千裡之外,並沒有回應她的關註。這個策略的諷刺之處在於,薩拉不斷地對抗失去,卻讓自己無時無刻不在體驗著失去,盡管這種強烈程度是她可以承受的。她與這位男人的幻想關系存在超過瞭十年,她對此的依戀就像是癮君子對海洛因的渴望。每當她與約會的男士關系發展不順利時,她總是將她的「雙生火焰」作為她的慰藉,她與他永遠在一起。

○與客戶婚外情,依舊幻想靈魂伴侶

她的第三個妥協形式是,與一位工作(妓女工作)中的客戶發展關系。他有酗酒史,剛與懷孕的妻子新婚。他們激情四射的婚外情持續瞭一年多,在這期間,她不斷給他施加壓力,讓他離開自己的妻子和新生兒。最後他們建立瞭第二個傢,一直到這段婚外情因為內疚、酗酒和互不信任而變得搖搖欲墜。

但是,與她遠在阿根廷的「雙生靈伴」在一起,她就不用直接經歷失去的痛苦,所以她繼續回到幻想中與這個男人重聚,與她的「靈魂伴侶」在一起,即便在她嘗試與新的對象約會時。她對抗失去的防禦機制再次以一段妥協關系的形式呈現出來——與一個永遠無法屬於她的男人交往。她不僅必須面對他已婚的事實,還有他的酗酒,這一切讓他們的關系變得缺乏發展的可能性。

○長期頻繁咨詢通靈者,視其為精神導師

第四段妥協關系是與一位通靈塔羅師,另一個神的替代品,薩拉有付給他報酬。在五年的時間裡,她每周向他咨詢3-4次,不僅僅是塔羅咨詢,還在她生活的方方面面尋求建議。諷刺的是,他鼓勵薩拉與他建立永久的關系,因為他幫助她找到「根基」。這就像是付錢給你的毒品供應商幫你戒除毒癮。

如果認為金星作為金牛座的守護星,帶有務實的意義,那麼它落在雙魚座,四分海王星-木星則預示著在幻想、奇妙的關系中失去自己的根基,這種寄生性的精神導師宣稱自己無所不知,然後慢慢榨幹你的積蓄。

邊緣性人格的不安全感

當金星與一個外行星形成挑戰相位時,可能導致自我與客體永久性的能力減弱。客體永久性指的是有能力在內心中維持所愛的人(客體)的形象,即使對方暫時不在面前。實際上,一個人可以在對方不在的情況下依舊保持安全的依戀感。然而,客體永久性能力隻有通過在關鍵的金牛座時期(18個月至4歲)依戀一個穩定的客體(父母親/看護人)發展而來。如果這樣一個角色被破壞或不存在,客體永久性沒有得到充分發展。

由客體永久性可以推導出自我永久性。自我永久性是指,當對重要人物的依戀受到威脅時,個體自我安撫和撫慰的能力。這意味著,即使在一段依戀關系破裂的痛苦中也能維持自身美好且值得被愛的形象。如果在金牛座/第二宮的階段,大約18個月至4歲,沒有發展出自我永久性與客體永久性,那麼此人可能在整個成年階段都執迷於安全感和依戀的問題。在極端的案例中,個體會發展出邊緣性人格障礙。這代表瞭金星作為金牛座守護星的極端病理學情況。

缺乏自我和客體永久性會引發邊緣性人格的主要特征:不安全感。邊緣性人格會試圖以各種各樣的方式補償安全感的缺乏——暴飲暴食、濫用藥物、商店偷竊、賭博、性亂交、不斷追求感官愉悅,強迫性花錢購物,以及傾向於對他人發展出強烈依戀,甚至是想要與對方「融為一體」。這所有的行為之下都蘊藏著對孤獨,也就是無所依戀的巨大恐懼。

這樣的人會長期感到空虛,可能會形成一種不穩定、絕望的人際關系,這種關系的特征是占有欲強、嫉妒和操控。對事物和人的依戀傾向是一種防禦機制,為瞭抵抗失去依戀的痛苦。事實上,許多邊緣性行為可以理解為,不顧一切地避免真實或想象中的被拋棄。隨之而來的便是想要與他人結合,將安全感寄托在關系之中,而不是自我安撫的能力之中。

薩拉的行為就是邊緣性特征的例證。她無法容忍分離、不可避免的壓力和關系中的挑戰,於是被焦慮所困,在她與所愛之人關系破裂時向外部尋求安撫。有時候是向焦慮的源頭——不穩定的對象尋求安撫,有時候是向她長期雇傭的靈媒導師,他的和諧預言給她帶來暫時的安慰。她還會瘋狂大吃垃圾食品,比如奧利奧餅幹。所有這些都完全與金星雙魚座四分相海王星一致。

註意木星同樣在薩拉的關系中有所暗示——她的父親移居異國他鄉;她在異國的戀人;違法且不道德的賣淫;過度的享樂與亂交;與已婚男人的不倫之戀;隨時隨地帶著十足熱情與莎拉互動,告訴她該做什麼的靈媒。然而,海王星因為四分和定位瞭金星,扮演瞭更加重要的角色。於是,各種海王星主題的問題都在薩拉的關系中極為顯著:被理想化的父親拋棄,在被性騷擾時模糊邊界,與雙生靈伴的幻想之戀,性交易中虛假的關系,扮演嫖客們的理想女人,與酗酒已婚男友的秘密戀情,為欺騙妻子的客戶服務,與一位心靈導師/吸血鬼建立契約關系,無力的內疚感,以及自我破壞。

(後續內容請看今日二條)

★下一篇,格倫·佩裡將繼續探討薩拉的問題,以及如何幫助她走出惡性循環。

順便安利格倫老師的心理占星課程

報名請點擊文末閱讀原文

心理占星學·占星療愈

ISAR選修課之一

授課時間:2016年8月22日-10月17日(每周一晚20:00-22:00,國慶假期除外)

授課老師:格倫•佩裡

授課次數:8次

授課方式:網絡課程,英文授課,中文翻譯

費用:8月1日起6800元,若道老學員特惠價4800元

課程負責人:李老師(微信:18601950700,請備註心理占星學高階課程報名咨詢)

長按二維碼添加課程負責人咨詢~


如何報名?點擊文末「閱讀原文」